栏目导航

第二百七十五章死产③ 更新时间2018-10-27

 二维码 2594

好像做了一个梦——
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并不是学校宿舍中的那张柔软的床,而是被雪白浸染的,医院的病床。
我连指尖都动弹不得,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无法发出,也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我又能够看见,能够听见。
能够看见自己苍白的脸,能够看见嘴上的氧气面罩,以及呼吸器努力工作的声响,还有监控仪发出的“滴,滴”的心跳示波指示声。
啊啊,我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就算是我,也已经意识到了。
恐怕这就是,我的临终。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许是因为回光返照,我的能力终于再度开启了。哪怕此时的我已经是那个样子,我也终究是……再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苏醒来。
我究竟,是怎么让自己变成现在这样的?
依稀有些好像被人从医院带走的模糊印象,却终究无法想起来。不过……我也无力再想下去了。我只是……
想见你,想见你们。穹乃,还有光贵哥哥……
我好想见你,好想见你们啊……
求求你们,让我见你们最后一面……求求你们……
我无声地哭喊着,不会有任何人听见,就这样消失在了空旷的病房中。甚至连紧张地来往的护士和医生,也没有觉察到我的哭喊。
因为我的身体,随着脑髓的逐渐死灭,不要说发出声音,甚至已经连眼泪都无法流出了。
好不甘心。
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哪怕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了,我还是如此固执地,固执想要维持自己的视界。哪怕这也许会加速我的死亡,只要能再见一面,也好啊……
我不想要这样的终结。被他们,被他的视线注视着的时候,才是我离开人世的时候。
非物理上的寒意渐渐包裹着我,只有视界还倚靠最后的能力存在着的我,不想就这样死去。
在这并不缺失什么的医院里,缺失着对我而言至关重要的东西。
来来回回的人影在视界中穿梭,却始终都没有,想见的人……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我一直以来的友人,有些突兀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绊里……你原来,平安无事啊。
略微提起了一些精神,虽然终于得知了这样的消息,却未免有些太晚了一些。
不过,我还是好想感谢你。
感谢你来为我送别。
还有,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我真正想要见的人,
并不是你啊……
我所见到的绊里,是如此焦急地看着我。
一边紧紧地我着我不会有任何反应的手,一边流着泪与什么人通着电话。
电话的那头,会是谁呢?
终于,心中略微升起了那么一丝的希望。
怀揣着这样微不足道的希望,不知又过了多久,过了多久……
好困,
真的,好困……
就在此时。
仿佛有一律光照射了进来。
有人,正在走进来。
病床前的绊里转过了身体,看向那人走进来的方向。
明明已经不可能感觉到心跳的我,此时竟然感到心脏的鼓动声。
内心正在骚动着。
因虚幻的光而看不清的人影,渐渐地能够看清楚了。
甚至,隐隐约约地,开始能够听到声音。
啊……
啊啊……
光贵哥哥,是他吗?
真的是他吗?
产生了一些疑惑。
我所知道的光贵哥哥,一直都仿佛是阳光一般开朗的人。
但此时,此时此刻出现在病房里的光贵哥哥,有些奇怪。
一直都整整洁洁的他,此时却是如此的衣冠不整,甚至是有些邋遢。
只要凝视着你都会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眼神,此时却仿佛空洞得仿佛一无所有。
这是……怎么了?
仔细地,倾听着声音。
“你终于肯来了吗?”
绊里用着一种带着愤怒的语气说着。
“都快有一年了吧?这么长的时间,你居然一次都没有来看望过她!现在你终于想起来,穹乃还曾有这样一位朋友了吗?”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我不懂。
我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一年了吗?
比起这个消息,我更加在意的是……
光贵哥哥,之前一次都没有来看望过我吗?
明明,自己一直都和穹乃,和光贵哥哥关系很好。这些年来,一直都是……
哪怕彼此都不在同一个学校,也一直都互相往来着。虽然,我始终将某种感情埋藏在心底,但我们应该也,至少是很好的朋友啊。
虽然我已经想不起更多的东西,甚至连我是怎么进的医院都没有印象。
还有,为什么在这里,看不到穹乃的身影?
光贵哥哥,似乎用力咬着下嘴唇,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不知为何,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不是不想来看望她。”
终于,光贵哥哥用力地吸了口气,用听不出任何抑扬顿挫的声音说。
“我只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面貌来面对她。我很害怕,害怕自己会忍不住说出伤害她的话来。”
什……么?
我无法理解。完全无法理解光贵哥哥此时说出的话语。
似乎,绊里也无法理解。她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用一种询问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光贵哥哥。
“你当时还没有醒来,所以应该不知道吧?穹乃她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死的。”
这一次,他说的很直白。对此,我的思维中空白一片。
就如字面上的意思一般,完完全全地空白一片。
我能够听得懂这句话。但是,我的意识却在拒绝理解这句话。
穹乃她,死了?
死了?
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以来的崇敬,我一直怀揣着羡慕,甚至是嫉妒的,我的挚友她……
死了?
我的视界,正一层一层地剥落下来,失去了色彩。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其实我知道。
我只能拼了命地维持住自己的视界,要想听到,想要听到光贵哥哥的话。
光贵哥哥低下了头,似是不想让绊里看见他的眼睛。我看见绊里仿佛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一般摇晃着。
不对!不能再看下去,不能再听下去!
如果再看下去,如果再听下去的话,
我会……我会……
最后的直觉拼命地向我发出警告。
那一瞬间,我的灵魂仿佛在面对着试炼。
然后,我在这场试炼中败北了,输得一无所有。
在越来越狭窄的视界中,我听到了,
来自光贵哥哥的,最后的判决——
“穹乃,是为了救她才死的。”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最后一击。
只是存粹的,叙述一件事的话语,也能轻而易举地将人杀死。
视界瞬间黯淡下去,我的心崩溃了。
刺耳的生命监控仪警报声,是我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本就只剩下一口气,只是凭借着意志硬撑着的我的生命,在我的心崩溃的那一刻彻底毁灭了。
在意识陨落的瞬间,我最后看到的,是光贵哥哥看向我的最后的一眼。
同情,却又没有任何内容,连怨恨都不存在的眼神。
就仿佛是,看着一个可怜的陌生人一般的眼神。
看到这个眼神的那一刻,我懂得了一切。
穹乃她,被世上的所有人爱着,就连光贵哥哥也不例外。
这个世界,是以她为中心运行的;
这个故事,是以她为主角书写的。
当她死后,世界就失去了意义,故事也就结束了。
我的结局,就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记录,一个毫无意义的追记。
仅此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一个怎么样都好的消息;
在这个故事中,只是一件根本不重要的事情。
……好寂寞……
……好痛苦……
____
——好像做了一个梦。
俯身在卫生间的洗手台上,拼命地呕吐着。
本身就没有怎么进食,其结果也自然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只有烧灼着喉咙的酸蚀感,刺激着我的食道,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可就算如此,我也依然不受控制地呕吐着。胃无法自持地痉挛,一阵一阵地冲击着我的神经。
想起来了……
我终于,想起来了……
哪怕脑袋的刺痛使我甚至都无法使用能力,也终于想起来了。
我究竟是为什么,才一直逃避着重逢。
为什么,才一直隐藏起自己。
为什么,会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
我的梦……不。
那是我曾经经历的过去;
也是我即将迎接的未来。
只是在医院病房中,一无所知地迎来终结。
什么都没有做到,也什么都没有得到的过去。
什么都没有做到,也什么都没有得到的未来。
医……院?
对了,医院?!
一阵无法遏制的恶寒顺着我的背脊攀上头脑,顷刻间让我全身冻结般发寒。
重逢……还有入院?!
难道,又一次的……
不要!
我颤抖着支撑起身体,大概是因为现在依然很虚弱,视界都在摇晃着。
已经,不想再经历了!
死死地抓紧了病房中的椅子,硬拖着走向着窗口。
我……我要逃走!
绞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将椅子用力砸向玻璃窗。
钢化玻璃发出了钝响,丝毫没有破碎的迹象。
啊啊……
病房中,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为什么?
杂乱无章的噪音中,有人闯入病房将我摁在了病床上。
“同学!你在做什么?冷静一下!”
冷静?冷静?
我不正常,确实,我知道自己不正常。
但是,我很冷静,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不从这里逃走,不从医院逃走的话……
一切都,一切都……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我要逃走!
让我逃走吧!
已经不想再来了。
已经不想再重复了。
我拼命挣扎着,可以我的体力,根本就无济于事。
啊啊,已经,做不到了。
我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不想要,继续这样下去。
不想要,再一次的,
再一次的,重复着那样的结局。
“快些去拿镇静剂来!”
至少,至少啊……
让我就在这里死去。
让我不用再成为那个结局的起点。
求求你们,让我死吧!
我声嘶力竭地叫喊着。
就像是,想要用自己的悲鸣击碎这个世界,粉碎这个轮回。
明明我自己也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生如此荒唐的事情。
会发生荒唐事的,
明明,就只有我而已。
在这世界中,在这个故事里,
一定只有我,是不被允许活着的。

文章分类: 死产
分享到: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