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第二百七十一章苗床⑪——寄生(上) 更新时间2017-05-24

 二维码 1470

夜晚的常盘台高中绝对说不上明亮。出于学校天文台的观测需要,为了避免光污染常盘台夜间通常不开启任何光源。也因此,在灯火通明的学园都市,夜间的常盘台反而显得诡异地幽暗与安静。
常盘台柔软的校鞋踩在仿石防滑地面上,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在这安静到诡谲的环境下,白井黑子甚至感到自己的心跳在逐渐加速。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自己究竟想要了解什么?
这些问题,她一个都回答不上来。她甚至无从确信自己此行究竟是否会碰到人,但偏偏就是又一种纯粹的直觉告诉她,她必须来这里。地点甚至完全不用任何人告之,哪怕仅仅只是想当然而,也只有那个地点。
常盘台体育馆。
等一会,又会看见什么?
白井一向自认无畏而勇敢,可偏偏仅仅只是这样想,都有一种让她极其不安的预感,令她不由地掌心冒汗。
虽然她期待自己的疑问得到解答,不过随着距离体育馆越来越近,在她的心底那种想要逃开的感情就越发强烈。对她而言这根本就不明所以,但就是令她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阵寒意。
在体育馆门口,站着一个人。
白井不由地一愣。她想过各种可能,但不论哪一种里都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你……”
白井想要开口,对方一言不发地侧过身体,用手势示意她跟上。没有司空见惯的调笑,非常单刀直入。
她十分反常的反应让白井不禁屏息。
当她打开体育馆的门走进体育馆时,一股令人发寒的阴气直袭而来。白井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才意识到这应该是空调的冷风。
体育馆内只开着几组灯光,看起来有些昏暗,星川未有小小的身影在其中甚至有种若隐若现的视觉错觉。
当发现白井的时候,她转过头来点了点头,目光转到白井身边的食蜂操祈身上。
(这两人……)
白井皱了皱眉头。她完全不记得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关联。
“别误会,这次我只是翻译。”食蜂小声说,“这次是她们的主场,只不过星川同学的状况你也清楚,她不希望因为她的表达障碍导致你理解错意思。”
“她们?”
白井一愣。这时她才注意到,原来体育馆内并不仅仅只有她们三个常盘台的学生。在跳马一侧,还有一个披着白大褂的高年级女学生正在摆弄着一个大概50乘50厘米的立方体玻璃盒。
这个女学生扎着土气十足的双麻花辫,长相虽然还算清秀,却也不算是太起眼的类型。但在那身没有扣上纽扣的白大褂之下,黑色的雾丘女子学校的校服在这里显得格外扎眼。
白井疑惑着为什么会有雾丘的学生出现在常盘台,这名学生却先开口了。
“我觉得177支部干得不错,目前而言你们是最接近真相的。我想下个月申报经费的时候,我会考虑向177支部倾斜一些。”
这话听起来略有些莫名,不过却让白井联想到不就前参加会议时,风纪委员高层的那种让她听着不太顺耳的说话方式。
没错,这个人恐怕也是风纪委员的高层人员。虽然说话的内容似乎有些官僚味,但语气听起来却颇有种无奈感。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就像是……
对了,就像是苦修开悟的高僧那种超脱的感觉。
白井不太能够形容这种感觉,但无疑这与眼前高中年龄的女学生格格不入。
只听那女学生继续说下去。
“实话实说,我本人虽然没有什么无聊的救世主情结,却也不会认为把决定权交给别人是正确的。在我看来,那只是推卸责任。所以星川同学,你的举动让我很为难。”
她抬头看向星川未有。
“合格的领导者应该让第一线的工作人员有自己的判断,你不这么认为吗?”
回答的人并非星川未有,而是食蜂操祈。但这段话本身,无疑是星川本人的话语。
“发生了什么?”
白井问道。
事到如今,她也意识到一定出了什么严重的情况。
“稍等,白井。你的这个问题我们得从头说明……”
“简单来说,就是病毒。”
雾丘女学生的话仅仅只是起了个头,立刻被食蜂直接打断。
“病毒?”
“给我等一下,星川。这年头的后辈怎么都那么不懂礼貌?”雾丘的女学生一脸愕然,“好吧事实正如她所说,有病毒正在学园都市潜伏,也许随时都会爆发蔓延。”
“那防疫机构不是应该有所行动吗?难道说……”白井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看,我就说不要让人误解。总之先别理会那两个家伙,这种程度可算不上是病毒,最多也就只是一些预先编好的程式而已。虽然病毒也可算是一种程式,但所谓的病毒可不是那么单纯无害的东西。”雾丘的女学生抓着后脑勺,一脸的无奈。“或者严谨地说,它可不具备成功的病毒的条件。所谓的病毒,不仅仅只是如此。以人类的视点来看,至少它得在长期内对人体有害,并且可能拥有一定刻意操纵人类行为的能力。”
“你们在说什么?控制人的行为?病毒刻意操控人的行为?”
白井听得糊涂了。
“嘿,你很意外吗?那么过来看看这个。”
白大褂的女学生从口袋中摸出手电筒,将光照进玻璃盒子中。
白井凑上前去,发现盒子中只有几根枝条,上面有几只蜗牛在爬行。但当她仔细看时,立刻一种胃部痉挛般的恶心感直冲上喉头。
玻璃盒中的蜗牛触角部分异常地肥大,透过它们半透明的身体,可以清晰地看见从触角到身体内部,有异样的东西在内部蠕动着。正是这种如同,是的蜗牛的触角显得斑斓而诡异。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双盘吸虫。蜗牛只是它们的中间宿主,它们寄生在蜗牛体内,一开始只是虫卵,然后孵化成白色的孢子被安居在蜗牛肝脏位置。随着蜗牛摄入养分,它们直接从蜗牛体内吸取蜗牛摄入的养分成长为颗粒状物。不过在我看来这只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才是真正吸引人的所在。你看到那蠕动的东西了吗?那东西就是孵化囊。这些寄生虫会在蜗牛体内移动,最终在蜗牛的触角部分形成完整的孵化囊。而孵化囊中的幼虫的蠕动,也就是你看到的这种可爱情况。”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心理医生。”
白井的脸颊抽搐着,她实在难以接受“可爱”这种形容词。
“我自己就有精神病医生执照,如果你需要可以来找我。”白大褂的女学生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当然你刚才看到的这些都不是我这里要说的重点。重点在于,在这个第二阶段中,作为宿主的蜗牛的行为。”
“我只觉得恶心,而且有些可悲。”
“嘛,话虽如此,但作为学者可不能感情用事。”白大褂的女学生呵呵地笑了起来,“相信你应该知道,蜗牛的习性偏向于阴暗潮湿。但在被双盘吸虫寄生的第二阶段,这些被寄生的蜗牛的习性会发生180°的转变。它们会产生趋光性,并且会热衷于爬上高处,就像你现在看到的那样。”
白井直接扭过了头。作为女生,对于这种东西她简直有种生理上的厌恶。
“关键在于,你想过蜗牛这种习性改变的目的是什么吗?”
“难道这种东西还能有什么目的?”
“当然啦!大自然可是很奇妙的。我说过,蜗牛只是双盘吸虫的中间宿主,双盘吸虫的终宿主是鸟类。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都知道鸟类通常白天活动,而蜗牛却是黑夜中活动,两者的活跃期完全错开,那么双盘吸虫是怎么通过蜗牛进入到鸟类的体内的呢?”
白井一时间脸色发青。
“趋光性……”
“回答正确。我刚才说过,被寄生的蜗牛会产生趋光性,活跃期会转变为白天。也就是说,双盘吸虫操纵了宿主的行为。顺便一提,你刚才看到的孵化囊的蠕动,也只会发生在有光照的时候。也就是说,双盘吸虫不仅仅能操纵宿主,也许看能够同步地体会到宿主对于外界的感知。这种蠕动的目的也很显然,在鸟类看来,这两个肥大的触角与它们爱捕食的毛虫类似。趋光性与向高处爬行的倾向,很自然地增加了蜗牛被鸟类捕食的可能性。事实上,被双盘吸虫寄生的蜗牛其活跃程度大概是一般情况下的三倍以上吧。”
“……”
生理上的厌恶感让白井一阵阵地反胃,她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但白大褂的女学生却偏偏好像乐此不疲一般地继续说下去。
“这种操纵宿主行为的寄生模式,在自然界中其实非常常见。比如说除了双盘吸虫之外,还有这个。”
白大褂的女生抬起右手,不知什么时候起,她的右手上抓着一只不断挣扎的螳螂。她向白井笑了笑,然后狠狠地将螳螂摔在地上,再一脚将其踩扁。
“注意看。”
她将手电筒移向螳螂的尸体,示意白井上来观看。
从被踩成肉酱的螳螂体内,一根黑色的线状物扭动着钻了出来,在地板上不停地绕圈摆动。
“这是铁线虫,我们较为熟知的另一种寄生动物。它的终宿主是大型动物,也包括我们人类在内。而中间宿主,也就是螳螂等昆虫。就像双盘吸虫一样,我更在意的是它寄生在中间宿主身上时的表现。铁线虫的成虫最终生活在水中,也需要在水中产卵,在水中孵化幼虫。幼虫一旦被螳螂之类的昆虫吃下,就会在体内形成寄生关系。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螳螂是陆生性昆虫,而铁线虫却是无法在陆地上产卵的。因此,就像是双盘吸虫一样,铁线虫也同样拥有一套特殊的操纵宿主的本领。被铁线虫寄生的昆虫会产生异常强烈的趋水性,这些线条状的家伙会操纵昆虫的行为,迫使它们寻常水源并再水中溺死,以便于成虫破体而出后能够在水中完成新的生命循环。”
“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井强忍着体内涌现的越来越强烈的恐慌问道。
事实上,她或多或少猜到了一些。但无论如何,她心理上都在排斥做出这种结论。
“我说,你们常盘台究竟是怎么教育学生的?”女学生一阵愕然。“习性的改变,活跃性的增加,也包括攻击性的增加……这些难道还不够让你联想到什么吗?该不会你到现在都还没意识到,你之前经历的那场骚动并非无原因的群体恐慌吧?”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