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百年故事》流水账剧情 上(药剂黑历史相关,一个JB乱的故事)  2017-01-06 08:48

 二维码 479

转自贴吧@真白金刚石

说好写的百年之前的故事的流水账剧情。本来因为篇幅太大觉得写不下去才决定就写个流水账剧情简述,结果没想到就算是流水账简述的篇幅也太大,一次居然写不完。
总之,我把流程简述发上来,有感兴趣的可以来写完整的。
总的来说,这差不多是一个因果汇流的外传故事。正传中的许多因果线都能在这篇外传中找到线索。

序章
时间是“群星陨落之夜”的5年后,也就是旧拉托村事件的5年后。叙事视角是米尔托女伯爵,高等吸血鬼梅兰妮亚·维拉·奥斯卡玛(即梅兰莎)。她出于调查高等吸血鬼的血瘾症由来的目的,假扮成人类的样子在赫姆苏尔观察可以获得的线索。
因为5年前的“群星陨落之夜”的影响,通往赫姆苏尔最短路径的道路被彻底废弃(也就是经过旧拉托村的那条路。这条路在“群星陨落之夜”后被废弃,一直到新拉托建立的50年后才再一次被修通——在新拉托村生活了百年的芙萝拉亲眼目睹了这个过程)。原因很简单,当地人都不敢接近这块几乎瞬间化为白地的土地。他们认为,这次魔力爆发是某个魔鬼引起,它因为过于邪恶而遭到神罚,坠落到大地而粉身碎骨。
梅兰莎当然不是这种迷信的愚民,但她也不敢靠近那里。因为那里还充满着某种莫名的力量,仿佛来自于世界最初的闪光。对于高等吸血鬼来说,那种力量比无数个太阳更加明亮可怕。
故事的开篇是从一支前往赫姆苏尔的商队开始的,但那不是一支寻常的商队,而是一支已经被强盗屠杀殆尽的商队。梅兰莎看着这一幕,轻轻嗅着空气中飘来的血腥味。
这里讲到,对于高等吸血鬼来说吸血并不是必须的。高等吸血鬼的吸血行为比起进食,更接近于性·欲一类的东西。并且,死物的血是不会引起高等吸血鬼的注意的。
让梅兰莎在意的,其实反倒是强盗团伙留下的痕迹。他们简直就像是对商队了如指掌一样地干净利落,这一点也不像是劫匪能够做出准备,但他们偏偏又确实是一群劫匪。
于是梅兰莎灵光一闪,难道说……

第一章 朋友们
梅兰莎来到了赫姆苏尔城的城门口,在城门口有两位少女等在那里。不知为何,她们明明是同行,却刻意站开了一段距离。梅兰莎觉得有些好奇,却也没有对此过多在意。
她刚刚通过检查,突然有一队人马到来,为首的是两位少年。梅兰莎见状,暂时退到一旁。
来的两位少年是赫姆苏尔领主布努诺·冯·科瓦莱特的独生子罗贝尔,以及他的好友,在布努诺麾下担任实习骑士的海文·希塞·雅凡·泽贝里安。两人刚从被称为“永夜之国”的雅尔卡纳访问返回。
先前两位少女中的一个在他们二人刚下马的时候就飞身扑了过去,一头栽到海文的怀里。原来这个少女是海文的恋人,平民出身的克拉丽丝·克朗泊。太过热情的场面让旁观的梅兰莎都感到有些吃不消。一旁的罗贝尔取笑了海文,说有一个这样不懂矜持的恋人也真是辛苦。
当然,罗贝尔确实有这么说的本钱。因为另一个十分矜持地站在他身边的少女正是他的未婚妻,克朗泊郡守的女儿阿尔缇希米亚·范·布伦奎特,一位在梅兰莎看来也十分美丽的大小姐。但有点奇怪的是,阿尔缇希米亚恶狠狠地瞪着海文,眼神中居然全是仇恨般的感情。
这里顺便提一下阿尔缇希米亚的设定,她是一位有着温和性格,迷人而又娴静的红发美人,也是罗贝尔与海文的青梅竹马。同时,在贵族学校学习时还被公认的天才女术士。总之,是个各方面对男人来说几乎没有缺点的好女孩。
被她瞪得不自在的海文诚惶诚恐地询问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阿尔缇希米亚干脆直接说如果他根本就不存在就好了,听得海文一阵阵地毛骨悚然。这时罗贝尔插进来圆场,说虽然知道海文不受欢迎,但这么遭人恨也未免太可怜了。虽然确实是在圆场,但罗贝尔字里行间全是对好友的优越感。
这里从罗贝尔口中得知,海文的双亲在一年前去世了,而唯一妹妹也被强迫作为联姻的工具远嫁到了南方。如今海文的家里就只有他一人。虽然因为贵族身份和经营得力,算是有一些家产,但作为恋人的克拉丽丝却有些花钱如流水,导致海文的日常生活并不算宽裕。相较克拉丽丝,阿尔缇希米亚不但出身和家境都好(伯爵千金),平日生活也很节制,还很懂得体贴未婚夫。对比起来,克拉丽丝与阿尔缇希米亚简直就有如玫瑰与杂草的差距。说得克拉丽丝相当不高兴,但海文摸着克拉丽丝的头安抚。这时罗贝尔又取笑说你们可千万不能生女儿,不然就又会重蹈海文的妹妹的覆辙,这下说得海文心里也很不是味道,但他还是在好友面前陪着笑。
然后罗贝尔和阿尔缇希米亚就坐上预先准备好的马车回领主府,海文则打算先回家整理一下情报,然后再去向领主布努诺汇报雅尔卡纳的情况,两拨人就在这里分手。
克拉丽丝在马车走后气的直跺脚,并对海文抱怨“这两都是什么人嘛!”原来不仅仅是罗贝尔,在等候的时候阿尔缇希米亚也曾对克拉丽丝表现出露骨的敌意,而且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
海文安慰她说罗贝尔只是不会说话,本质上不是个坏人,他和罗贝尔从小相识,这一点是非常了解的。克拉丽丝反问他那么阿尔缇希米亚呢?海文苦笑着说自己这是真的不知道,因为他们三人在小时候关系是很好的,阿蒂尔(阿尔缇希米亚的爱称)当时和自己还相当谈得来,不知道为什么在入学以后关系变差了。而且他也解释不了阿尔缇希米亚对克拉丽丝的敌意,因为克拉丽丝根本没招惹过她。
事实上对于海文对罗贝尔的评价,克拉丽丝的想法是:“目前也许是这样。不过以他的性格,假如被什么人挑起了心底的野心的话……”
克拉丽丝担心的原因在于,罗贝尔太过自负了。而且她说不出口的是,造成这一点的原因恰恰是海文。
海文和罗贝尔引起了梅兰莎的好奇。她依据古老的传统在一旁抓了一只黑猫,用高等吸血鬼的魅惑魔眼控制住它,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秘宝“远见水晶球”绑在了黑猫的脖子上,让黑猫跟着罗贝尔和阿尔缇希米亚前往领主府,自己则偷偷跟在海文与克拉丽丝之后。
于是这里出现了双线剧情。

第二章 灰烬下的阴影
罗贝尔这边,与阿尔缇希米亚同乘一辆马车。阿尔缇希米亚单手支着脸颊朝向车窗外,却没有真的在看什么,而是在打瞌睡。她似乎时常有白天精神不好的情况,罗贝尔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罗贝尔盯着自己美丽的未婚妻看得目不转睛。然而,在这个时候,不知为何罗贝尔脑子里浮现出的却是不久前在雅尔卡纳最富盛名的妓院中,享用过的最著名的女孩。虽然老板说那是夜精灵的女性,但罗贝尔一眼就看出那个稚嫩女孩只是一个半精灵。可就算如此,罗贝尔也没有被骗的感觉。要说为什么的话,恐怕是因为那个半精灵女孩实在太美妙了。
那略显黯淡却拥有丝绸般光泽的头发,抚摩的时候就像是有着灵魂版般从指间溜走;还显得小巧却形状姣好的胸有着异常优美的下半轮廓,让他沉迷似地一直触摸着轮廓的边缘,如果用力握住还会发出十分诱人的哭喊声;稚嫩却娇柔的身体是如此地令人印象深刻,每当刺入的时候都会痛苦地颤抖。
那个半精灵女孩确实拥有着一种“这样才是真正的女人”般的感觉,那迷人的身体如果要说存在不协调的话,大概就只有右乳被刺透后带上的乳环。倒不是说破坏了女孩身体美感,正相反,反而增加了一种仿佛被揉碎的花瓣般残酷的美。罗贝尔在意的是,那枚带在半精灵女孩身体上的环,竟然是一个神秘的魔法指环。他尝试过将这枚指环从女孩的身体上取下,但这枚指环却完全没有接缝,到底它是怎么穿在女孩的身体上的?无论他怎么尝试,都拿这枚魔法指环完全没有办法。甚至在拉扯这枚指环的时候,半精灵女孩发出了非常凄惨的悲鸣声。
结果,他只是尽情地享受了半精灵女孩的身体而已。
他回忆着这些事的时候,忽然发现阿尔缇希米亚似乎很在意他的表情,感到内疚的罗贝尔避开眼神。这时,一只黑猫通过从房檐上抄近路的方式赶上了马车,直接跳到马车顶上。
领主府的警备比罗贝尔他们前往雅尔卡纳前更加严格了,罗贝尔对此感到奇怪,就安排阿尔缇希米亚到自己的房休息,自己前往父亲的房间报告情况。这时,却被告知领主布努诺正在会见客人。虽说不让外人见面,但罗贝尔显然不是外人。
在会客厅,罗贝尔看到了被府邸的守卫保护着的父亲,以及一个奇怪的黑发少女。黑发是卡桑尼斯人的特征,罗贝尔虽然没有仔细看过她的容貌,却也对一个南方人出现在北地感到怪异。因为自从“群星陨落之夜”后,没有特别的原因的情况下,到赫姆苏尔来的南方人并不算多。
黑发少女显然与布努诺产生了一些争执,刚到场的罗贝尔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这时少女忽然开始以一种奇妙的口吻开始叙述:如今雅尔卡纳依然处于王朝的衰败期,萨特罗斯的北方边界不会存在任何危险。而紧挨着赫姆斯尔的安洛斯郡因为郡守离奇死亡正在混乱中,难道作为赫姆苏尔领主的布努诺不打算出手协助吗?
名义上说的是协助,但罗贝尔当场就听明白了黑发少女的意思。但布努诺却是一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的样子,表示自己已经知会了拥有安洛斯合法宣称权的几位,听得罗贝尔暗地里直摇头,觉得父亲实在是有些老了。在一番毫无意义的对话后,布努诺问了黑发少女的名字,黑发少女自称名为“艾什·克洛维”。然后布努诺就打发让黑发少女尽快走人。这个时候,艾什·克洛维意味深长地反问,难道布努诺就没有想过王室将一个与自己有亲缘关系的家族放在赫姆苏尔是处于什么目的吗?被布努诺厉声喝止。
于是艾什·克洛维转向罗贝尔,这时罗贝尔十分惊讶地发现这名少女居然拥有惊人的美貌。他还在惊讶于这似乎有些不同于凡人的美貌的时候,艾什·克洛维在离开会客厅时与罗贝尔擦身而过。那个瞬间,罗贝尔居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说:“他已经老了,开始胆怯,开始畏惧进取。总有一天会成为科瓦莱特之耻,你有义务阻止这一切发生。”
罗贝尔立刻回头看向艾什·克洛维的背影,却马上被布努诺叫住。罗贝尔向父亲说起艾什刚才的话,布努诺却当场呵斥了他,并对他说他应该好好向海文学习。罗贝尔顿时感到十分不满,因为他觉得自己毫无疑问比海文强上不少。在学校里,海文的成绩从来没有超过他,剑术测试更是一直被他压着打。他完全不理解为什么父亲总是在他面前称赞海文。
通过黑猫身上的秘宝“远见水晶球”中看到这一幕的梅兰莎全部注意力都被艾什·克洛维吸引了,这个女人实在给她一种太过浓烈的不祥感。她正在忐忑不安时,却看到艾什·克洛维转向黑猫的方向,竖起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被当场惊到的梅兰莎赶紧掐断了“远见水晶球”的画面,让黑猫立刻回来。
同时,布努诺严厉地要求罗贝尔发誓不得存有艾什·克洛维所说的那种念头。罗贝尔虽然忿忿不平,却不得不在父亲面前立誓。并且说出“如果违背誓言,就让我被泥土噎死”这种有些儿戏的话来。

第三章 遥望过去的思念
另一边,梅兰莎自己悄悄地跟随着海文和克拉丽丝来到泽贝里安家的祖宅。一路上海文都在和克拉丽丝交流在雅尔卡纳的见闻,顺便提到了海文特地去拜访的雅尔卡纳那位令人无比尊敬的“盲目圣女”。海文不小心评价“盲目圣女”很可爱,引得克拉丽丝有些吃醋。于是他马上灭火说“盲目圣女”仅仅只是一个看起来刚过十岁,双目失明的小女孩,克拉丽丝完全不用在意这方面。然后海文就开始说起雅尔卡纳悲惨的现状,期间克拉丽丝一直在提问,并且不断地从海文的叙述中发现雅尔卡纳的各种问题。一番讨论后两人作为结论是“雅尔卡纳已经死亡,无论怎么改变都无可救药。除非将来能够有一把冲天的大火烧尽一切,雅尔卡纳才能获得重生的机会”。
克拉丽丝之后也开始说起在海文不在的时候,她协助海文整理文件的事。这时提到了一个流浪魔法师汉森的来信,里面说现今已经化为一片白地的旧拉托一带可能曾经爆发过瘟疫类的东西。不过这个名为汉森的魔法师在信中说得遮遮掩掩,让人无法判断事情的详情。而且,如今拉托村已经彻底消失了,实在无法取证。考虑到已经经过了5年,就算真有瘟疫再次爆发的可能性应该也不大了。海文想:也许因为克拉丽丝是医者的女儿,因此才对这种话题格外上心。他对瘟疫有点在意,说如果能够联系到汉森的话,打算当面向这位魔法师了解情况。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向领主引荐这位魔法师,因为一位在医疗方面有建树的魔法师对于领地来说有着非同小可的意义。
这里提到克拉丽丝的一些设定。她是一名医生的女儿,头发是如雪般白色的长发。那不是天生发色,而是因为以身试药引起的身体损伤。海文、罗贝尔是在去拜访阿尔缇希米亚的父亲,克朗泊郡守时结识的她。她的医生父亲两年前过世,于是海文把她接到了赫姆苏尔。目前,克拉丽丝也继承父业在赫姆苏尔帮人治病,同时也因为有相当的政事方面的天赋而时常帮助作为领主助手的海文处理一些文件。
听着两人这番对话,躲在阴影中的梅兰莎心底感慨着两人才像是真正的贵族。那不是依靠着血统或者权势堆积出来的只有空壳的贵族,而是以学识与能力充实自己的真正意义上的贵族。
大概是因为话题变得太过沉重,于是海文想到要让克拉丽丝了解一些自己家族的事情。他将克拉丽丝带到了祖宅的书房,梅兰莎不想被发现所以没有跟进去,但她趁着海文关上房门前将一枚“远见水晶球”从门缝中悄悄滚了进去。
泽贝里安家祖宅的书法内挂着两幅画。一幅是人物肖像画,画中的男人与海文极其相似。海文解释说那是他们家族百年前的一位先祖,泽贝里安家似乎不定期地就会出现相似的相貌,当年是那位先祖,现在这一代则是海文(注:百年后则是奥比利安);另一张则描绘着一名人类男性、一名精灵少女与一名矮人男性与巨龙作战的场景,克拉丽丝一眼就看出那描绘的正是著名的三英雄讨伐“灾厄龙”的场景。不过,画中人物的相貌似乎都做了一些模糊处理。海文介绍说,画中的人类男性正是刚才他们谈及那位泽贝里安家百年前的先祖,那位先祖后来一直隐姓埋名地生活,以至于就连他们家族本身也是在后来先祖的回忆录中才得知此事;而矮人则是来自岩石殿堂的当年最年轻的一位铸造大师;比较引人注意的则是那位精灵少女,因为世间关于这位女英雄的记载不知为何都未提及她的种族,因此一般都认为她是人类。然而这幅画却非常明确地表明了,当年这位曾被赞誉为“花冠圣女”的女英雄其实是一个精灵。
克拉丽丝十分惊讶海文居然是三英雄之一的后裔,更好奇精灵少女的这件事。这时海文拿出了一本书,那是他的那位先祖写下的诗集。让人十分意外的是,其中的内容竟然几乎全部都是那位先祖为曾经与他一同讨伐灾厄龙的精灵少女,那位“花冠圣女”所写下的情诗。没有想到,海文的那位先祖当年竟然是如此地痴恋着那位在他的笔下美得有如虚幻似的精灵少女,在世间关于三英雄的记载中,却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件事。
对此海文解释说,由于对于寿命差异的担忧以及一些怯懦,那位先祖其实从来就没有向精灵少女表露过自己的心意。所以,恐怕连那位精灵少女本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而后海文的先祖与精灵少女与矮人失去了联系,海文的这位先祖也为此后悔了一生。
这里就出现了那位著名的“花冠圣女”的名字,这位被人遗忘了真身的精灵族女英雄的精灵语名字是“梅尔蒂”(精灵语原文:Meldë)。同时,海文也提到这次前往雅尔卡纳时,在雅尔卡纳听说三英雄中的两位——也就是女精灵和矮人似乎后来曾经到访过雅尔卡纳,并且抑制了夜蝶的灾害。
在房间外看到且听到这一切的梅兰莎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完成了如此伟业的精灵少女会成为三英雄中被误传最多的一个?人类不宣扬她的真实身份也就算了,怎么连精灵族都没有宣扬,以至于世人都根本不知道她身为精灵的身份?而且依据海文的介绍,这位“梅尔蒂”甚至还是给予了灾厄龙关键一击的人物,是讨伐灾厄龙的第一功臣。
这种不合理的情况让梅兰莎开始猜测,莫非是精灵族自己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在梅兰莎猜测这些事的时候,房间里的海文对克拉丽丝说自己不想重蹈当年先祖的覆辙,虽然克拉丽丝就在自己身边也应该不会离开,他也不想放开克拉丽丝。于是两人在书房内拥吻。(吐槽:奥比利安的这位祖先真是超擅长撩妹的)。
从没有谈过恋爱的梅兰莎自然尴尬得要死,她正想着是不是要出去转转的时候,忽然管家过来敲响了书房的房门,告诉海文有人来访。当看到来访的客人的时候,梅兰莎顿时惊愕了。因为来的人,居然正是艾什·克洛维。

第四章 魔女的规则
艾什·克洛维一见面就点出了海文的家族与王室有一些血缘关系的事,然后还提到泽贝里安家族的女性经常因为她们的美貌而被当成政治联姻的工具使用这件事。并表示,其实他的家族根本就是被王室故意放逐到边境的。将他的家族放在边境的实权领主之下,非但是一种监视,甚至还有一些人质的意味。
海文对她说的话十分恼火,却很好压抑了自己的感情。这时艾什·克洛维问海文,有没有报复的念头,海文立刻便让她住口。
这时,一旁的克拉丽丝好像发现了什么。她插嘴问起艾什·克洛维作为一个南方人,是从怎么来到赫姆苏尔的。艾什·克洛维表示是跟随着一支商队前来的,克拉丽丝立刻意识到了问题。她马上问起了梅兰莎先前在路上看到的那支被强盗团伙杀光的商队,艾什·克洛维顿时笑了起来。她很是有趣地表示,没错自己本来正是跟着那支商队前来的。不过,半途就分开了。因为她好心提醒那支商队这一带有强盗出没,建议他们改道,可那支商队不肯听她的。结果真的遭遇了强盗,也是没办法的。
海文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他质问艾什·克洛维是不是她把强盗引来的。艾什·克洛维居然非常直接地承认确实如此。原因是:“既然智者都做出了善意的劝告,愚者却依然执迷不悟,那么遭到报应岂不是理所当然?就像每一本寓言书中都有的故事一样。”
克拉丽丝异常愤怒地叱责她:“你根本不是什么智者!你只是一个真正的,纯粹的魔女!”,然后打算叫人,可海文却在这时制止了她。虽然同样感到愤怒,但海文只是挡在克拉丽丝身前,让艾什·克洛维离开这里。
艾什·克洛维走后,克拉丽丝问海文为什么放过这个女人。海文却苦笑着说,不是他放过艾什·克洛维,而是艾什·克洛维放过了他。如果在这里与她起冲突的话,他们肯定一个都活不了。因为这个女人恐怕根本就不是人,她是海文甚至根本就不敢想象的可怕生物。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海文脑海中居然浮现出书房里那幅三英雄讨伐灾厄龙的绘画。艾什·克洛维给他的感觉,就和画中的那头传说中的巨龙几乎一模一样。
作为普通人的克拉丽丝没有觉察到什么,海文却感觉到了艾什·克洛维的危险,那么身为高等吸血鬼的梅兰莎又怎么样呢?
事实上,梅兰莎干脆直接吓瘫了。虽然仅仅只是非常非常淡薄,可梅兰莎实实在在地感到了那种至高生命的威慑力。那种可怕的感觉甚至能使人灵魂冻结,那是位于整个世界生命的顶点的太初之子才拥有的恐怖威势。
当然,她对于海文与克拉丽丝的评价也调高了许多。因为这两人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做出的分析判断,竟然与她本人当时在商队遇害现场查看后得出的结论一模一样。
觉得此地不宜久留的梅兰莎悄悄闪了出去,不想却在屋外被艾什·克洛维抓了个正着。艾什·克洛维掐住她的脸颊将她压在地上,觉察到梅兰莎是吸血鬼后颇为意外。不过,这对她来说没什么关系。艾什·克洛维调戏般地摸遍了梅兰莎的全身,然后将她的衣服全部扒光后扔进了赫姆苏尔的护城河。
这里艾什·克洛维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普通吸血鬼确实无法渡过流动的河流,但这种影响对于高等吸血鬼来说没有那么严重。在河底获得自由的梅兰莎在护城河的下游位置成功游了上来,全身不着片缕的梅兰莎不得不光着身子溜进护城河下游赫姆苏尔居民区的服装店偷衣服。这份屈辱在她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她发誓一定要给艾什·克洛维好看。
重新穿戴一新的梅兰莎由于随身携带的物品全部丢失,于是不得不在赫姆苏尔的居民区一路偷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梅兰莎意外地发现了阿尔缇希米亚的身影。
看了看时间,现在天色已晚,领主之子的未婚妻出现在这种地方实在有些奇怪。于是梅兰莎悄悄跟随着她直到郊外,然后她惊愕地发现阿尔缇希米亚十分喜悦地扑进了在郊外等候的一个男人的怀里。拥有吸血鬼特有的夜间敏锐视力的梅兰莎在看清了男人的相貌后差点没惊到下巴脱落,因为那个男人居然正是海文!
领主之子的未婚妻居然与领主的手下夜间私会!梅兰莎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虽然她对于人类贵族之间那点混乱的关系有所耳闻(事实上高等吸血鬼贵族的关系也挺混乱),可海文与阿尔缇希米亚给她的感觉一直都不像那种贵族,而且两人之前表现出来的关系甚至可说是极其恶劣。因此梅兰莎甚至是对自己的判断能力产生了怀疑。这时阿尔缇希米亚与海文开始拥吻并有进步一的动作,感到无比尴尬的梅兰莎悄悄离开了这个地方。
结果,梅兰莎因此错过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在两人进一步亲热时,阿尔缇希米亚迷乱中轻声呼喊出的名字:
“啊……赫尔……”

第五章迷乱
海文没有背叛克拉丽丝,阿尔缇希米亚也不是单纯的背着未婚夫与外人偷情。事实上,这其中有着外人难以知晓的内情。
泽贝里安家族有着解离型同一性障碍(DID)这种疾病的遗传,在正传时代的患病者是“白银公主”希尔梅莉亚,而在这个百年前的外传的故事中,泽贝里安家的患病者正是海文。
此时出现在这里的根本就不是海文本人,而是他的另一个人格“赫尔”。
海文、阿尔缇希米亚与罗贝尔三人一直是青梅竹马,也一起入学了贵族学校。在学校中一次偶然的机会,阿尔缇希米亚发现了海文体内的赫尔。并且在一段时间的交往后,两人坠入了爱河。而这一切,无论是赫尔本身还是阿尔缇希米亚的感情,作为外在人格的海文根本一点都不知道。在大部分的时间内,海文主导着身体,阿尔缇希米亚甚至连见赫尔一面都办不到,偏偏这些又无法对海文说明。于是,本来关系很好的两人开始渐渐变得糟糕。
而近乎于仇恨的感情真正生成,是在海文结识了克拉丽丝,并且两人成为恋人之后。阿尔缇希米亚并不喜欢海文,可海文却占据着她爱人的身体,并且将来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当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一直都性格温顺的阿尔缇希米亚甚至险些失去理智陷入疯狂。
那段时期,她将自己关在房间中不见任何人,用近乎自闭的方式逃避着现实。结果,担心着她的父亲克朗泊郡守布伦奎特伯爵与布努诺商量,想着她的年龄也差不多到了可以订立婚约的时候。考虑到阿尔缇希米亚与罗贝尔关系很好(海文当时已经于克拉丽丝确定关系所以不在考虑范围内),就试着询问她是不是愿意订立这门婚事。被命运捉弄得彻底自暴自弃的阿尔缇希米亚满脑子都是作践自己的念头,于是恶狠狠地点了头。
海文不明白本来关系很好的阿尔缇希米亚为什么忽然变得非常仇恨自己甚至恨不得自己“根本不存在”,而克拉丽丝也搞不懂阿尔缇希米亚为什么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敌意,原因就在于对于这件事他们一无所知。
连海文自己也不知道的是,渐渐地赫尔出现的时间变得稳定了下来。在他熟睡后,赫尔经常能够掌控住这具身体。始终无法放下对赫尔的感情的阿尔缇希米亚因此经常在夜间偷偷溜出来与赫尔幽会,这也是她白天经常打瞌睡的原因。这样持续的时间长了,阿尔缇希米亚已经有了些夜猫子倾向,开始习惯于白天睡觉晚上清醒。
赫尔与阿尔缇希米亚一边亲热,一边谈及他们之间迷乱到不可理喻的感情。赫尔显然对此颇为内疚,也觉得对不起罗贝尔与克拉丽丝。可是,他也同样无法放开深爱的阿尔缇希米亚,始终无法真正做到与最初也是最后的爱人断绝关系。阿尔缇希米亚听他表露出这样的意思,也立刻说出“如果没有你,我根本就不想活在这个世上”这样的话。于是这个话题就这样僵住了,两人最后还是只能逃避现实,赫尔也开始向阿尔缇希米亚讲起在雅尔卡纳的见闻。与之前海文讲述时一直都在提问的克拉丽丝不同,阿尔缇希米亚只是静静地听着。直到完整地了解了情况后,她才从各种细节上判断:“契机大概已经全部满足了,也许不久的将来雅尔卡纳会燃起一场烧尽一切的大火。就是不知道在那之后雅尔卡纳究竟是彻底毁灭,还是迎来新生。”
作为贵族学院的天才,阿尔缇希米亚思考与判断的方向与克拉丽丝和海文截然不同。然而无疑,未来会证明两者都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在领主府罗贝尔的房间内,也十分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女子。而这名女子,俨然正是艾什·克洛维。


Uroboros:虽然我是有点想写的,不过这信息量超大啊,一大堆人物都与正传有关。而且感觉中间好几段写出来感觉会r15。尤其罗贝尔回忆的那段,都快r18了吧?这一段也蛮奇怪的,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整理一下本章出现的人物以及他们之后的遭遇。
首先是故事叙述视角人物高等吸血鬼梅兰莎。奥比利安年幼时曾与她有过一段小故事,本来有点不明所以,但这里算是大体解释了,可能是因为奥比利安有着相似的相貌。本章说她是在调查血瘾,但在正传故事里她最后也染上了血瘾症,最后估计应该是死在奥比利安的手上了。
然后就是海文和克拉丽丝,海文后来登上了萨特罗斯的王位,克拉丽丝后来也留下了“琥珀王后”的名号。这两位显然就是奥比利安兄妹几人的祖先了。考虑到阿尔缇希米亚与赫尔的关系以及真白说黛珀丽雅私下(床上)是称呼俄里昂哥哥的,我几乎可以确定黛珀丽雅是奥比利安这一支的远房姐妹。海文这里提到的那位三英雄中的祖先暗恋的那个花冠圣女,相信应该很容易看出来那就是芙萝拉的生母梅尔蒂。当年泽贝里安家族的先祖没有追到梅尔蒂,结果两百年后他的后代奥比利安成功把到了芙萝拉,因此从结果来说这就是一个母债女偿的故事 。以此类推,三英雄中剩下的那个矮人应该就是戈尔丁了。
除此之外克拉丽丝提到的名为汉森的魔法师,他就是后来的迪隆岛大图书馆馆长尔兹莉芙兰达,当时还没转换为巫妖,那么那位死掉的领主很有可能就是芙萝拉下的手了。当然,也不排除艾什下手的可能。
最后就是浑身散发着一股黑幕臭的艾什克洛维,显然当时已经与罪龙签订了契约变成龙族了。不过她性格变化真的好大,看本章她的表现谁敢相信她后来会被尊称为圣女?而且后来居然还成了俄利昂的情人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