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幕间-怪物公主的甜蜜梦境(药剂黑历史相关,重口)    2016-03-05 12:30

 二维码 346

视野中,看见了一双小小的手。
纤弱而又雪白,就像自己的手一样。
不过,那应该不可能是自己的手吧?因为,自己一点都无法凭借自己的意志活动它。
是谁的手呢?
正想着这样的问题的时候,那双小小的手向内收起,温柔地放在幼小的少女的胸口之上。
咦?这个视角,低下头的眼睛看见了叠放在胸前的双手?这到底是……
没来得及思考这双手究竟是谁的,那双小小的手居然埋进了那纤薄的胸口里。
顷刻之间血红一片。啊呀呀?这是出血了吗?
好奇怪,好奇怪啊。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感到痛呢?
好痛,好痛啊。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那双手握住了,等一下!不要动!求求你不要动啊!好痛!好痛!
身体里的某个东西被抓着往外拉,薄薄的胸腔根本无力抵挡那种拉拽的力量,有什么被拉了出来了。
啊!被取出来了。胸口好像开了个大洞,血正止不住一样地往外喷。好痛!好痛啊!
小小的双手已经完全被染红了,合起的双手中握着从胸腔里取出的某个东西,那东西正在双手的包裹下“噗通噗通”地跳动。
痛!好痛!好痛啊!那究竟是什么?在我的胸腔中“噗通噗通”的东西……是心脏?是心脏吗?我的心脏被取出来了吗?
不对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心脏都被取出来了,我怎么可能还活着?一定有什么不对,我是死掉了吗?还是没有死呢?
“啊哈哈哈!有效!真的有效啊!居然真的有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视线相近的高度,传来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
就好像是……自己的声音一样。
“噫嘻嘻嘻嘻嘻,那人说的居然是真的!只要这样做,就连心脏被取出来也不会马上死啊。哈哈哈,太有趣了!”
这个狂乱的声音,就像是一种可怕的存在降临到我的身上。一种让我战栗的压力环绕着我,但在这个情况下,我什么都做不了。我非但无法干涉,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存在。
“嘻嘻!臭婊子,虽然你应该是听不到的,但我还是要说,看这是多美妙?我现在可以对你做任何事。甚至把你的心脏挖出来,你也无可奈何。嘻嘻嘻!多有趣?太有趣了不是吗?”
她在和谁说话?究竟是谁在和什么人说话?
“虽然只要放着等魔法效果过去就死了,但你以为我会那么好心吗?想得美!你看这是什么?”
小小的手从一旁的铅盘上拿起了一颗暗红色的心脏。
“这是母猪的心脏哦。原来那么漂亮的心脏一点也不适合你这头母猪,这样一颗肮脏的心脏才适合你嘛。噫嘻嘻嘻嘻嘻!”
窃笑着的声音是那么的稚嫩,言辞中充满着让人皱眉的恶意。
“开玩笑的!这具母猪的身体就算用上最适合的母猪的身体也支撑不了多久,那样就太没意思了。婊子,不要以为可以那么简单就算了。这是曾经的吸血鬼之王的心脏哦!没想到吧?那人居然弄得到这样的好东西,就连王城中也不可能有呢。这么好的东西,用在你的身上实在浪费。不过这玩意可是持久的保证,你非但得给我活下去,还得给我活得足够强韧。只有这样我才更有得玩啊!”
小小的手伸出手指在跳动的心脏上上下轻抚,随后连接在其上的一根血管上轻轻一划。血液当场飞溅出来,那颗幼小的心脏当场就停止了跳动。
小小的手熟练地切断连接在心脏上的所有血管,又一根一根地连接到那颗暗红的心脏上。好奇怪,也没有见做什么,血管就与暗红色的心脏毫无缝隙地衔接在了一起。小小的手将这颗暗红的心脏连同刚接上的血管一起塞进了胸腔。
好热!好热!
身体好热!好像全身都在腐败般的烧得发烫啊!
“呜!好痛苦!不过……好有趣,好美妙啊!喂,婊子!你这头母猪从来都是不接受痛苦的,一向都是我在承受那些让人发狂的痛苦。你这么做的时候,有想过会有今天吗?哈哈哈!”
她在说什么?她在说什么?
“很好!很好啊!融合地很好。恭喜你,恭喜你啊婊子!现在你已经是怪物了,祝贺你啊怪物!不过可不要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哦,现在的你可是已经有足够强韧的生命可以让我玩了。不过在那之前,这个东西已经不需要了吧?”
小小的双手轻柔地捧起那颗从胸腔中取出的鲜红心脏,猛地用力合拢。
听到了“啪”的一声,幼小的心脏就像是被压爆的气球一样,被捏成了一团肉泥。
“嗯~~~好美的声音,简直好像音乐一样动听。真可惜,只能听一次呢。”
那一直癫狂地说着话的声音,此时竟然显得恍惚而迷醉。
_
“那么,这次就轮到这个了。”
第二次看见那双小小的手,听见那个稚嫩的声音的时候,视野中吊着一个牛奶罐大小的瓶子。
“老规矩,怪物。猜猜这是什么?”
回答不了,什么话都说不了。
“啧,忘了你应该不知道,真没趣。好吧好吧,我来揭晓答案。这是金龙的血哦,居然是王国过去意外收集到的绝品。啊,这么一想用在你身上还真是浪费。但这也没办法的,不是吗?”
小小的手从瓶子一侧取下一根软管,那根软管之上还接着一个针头。
好不迟疑地,小小的手将针头扎进了手腕的血管里。
这……这是什么啊!
身、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从里面充气,好痛苦!要涨开了!要涨破了啊!
肺里的空气就像是注入血管的东西强行挤出,无法呼吸了!已经完全无法呼吸了!会死的!真的会死的啊!
“咕呜!真是……意料之外的刺激啊……怪物,这感觉很棒吧?果然很棒吧?”
明明声音都已经是如此痛苦不堪了,为什么反而给人以快乐的感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呜呜呜……已经忍受不了了,哭出来了啊。你看看你这怪物,就连当个怪物也那么没用。呜呜……怎么也得给我坚持到底啊,呜呜……”
你究竟是谁?
哭叫着和我一起承受痛苦的人,究竟是谁啊?
“啊、啊啊、呜啊啊啊啊啊!”
因为太过痛苦,我的意识好像都被从身体剥离出来了。但是……
为什么这个声音都已经痛苦到发出如此刺耳的尖叫了,听起来却还是如此地快乐?
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啊。
_
“现在来做一些恶作剧吧。”
已经多少次,看见这双小小的手了?
“我好像听说过哦,对于你这样的女人,究竟什么是才是关键。”
这好像梦一般的场景,好像梦一般的声音。与自己如此相像,如此地像自己。
“相貌?嗯,这点可以打满分。性格?哈哈,如果不算我的话,大部分男人都会被你这样的家伙吸引吧。没办法,所谓的男人就是更喜欢那种柔弱感嘛,征服欲就是这么一回事。聪明?女人太过聪明是不是一件好事都难说。天赋?别开玩笑了,对于平民来说确实重要,不过你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仅仅只要是你就有足够的价值了;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你也是一个很棒的联姻道具。也就是说,你的身份和那能够生下孩子下贱身体才是关键。”
小小的手正沿着光滑细嫩的胴体往下抚摸。
“嗯嗯,就是这个很舒服的部位。我在想啊,你的身份没有办法,但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你的身体不再那么有价值呢?”
小小的手伸直手指,温柔地探了进去。
“嗯呐~~果然是母猪呢,居然那么有感觉——好了说正经的。我第一个就想到办法了,假如你不是处女了的话,价值就会降低吧?这多简单,随便就可以做到了。但那不对。”
那根轻轻搅动的手指抽了出来。
“我后来又仔细地想了想,那样也没什么用。现在贵族就算私生活混乱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只要你还是公主,这一点缺陷根本一点用都没有。所以和你一样聪明的我又继续想下去——为什么要做多余的事呢?这不是还有着更有趣的事吗?”
调整着弄得凌乱的呼吸,但就连这个也无法办到。呼吸的节奏,似乎完全由那个声音掌控。
“想象一下,一位王子把一位聪明而又温柔的公主迎娶回家,这位公主美丽又纯洁无暇,那岂不是童话一般的故事?然后他们一起渡过了让人羡慕甜蜜的时光,只要有一天,王子在意外中发现那位美丽的公主,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扑哧”的声响,小小的双手带着毫不迟疑的气势从腹部直直地掏了进去。
痛!好痛啊!真的好痛啊!
就算已经经历了那么多次,但还是好痛啊!无法适应,无法习惯啊!
“呜哈哈哈哈哈!好美!哪怕只是想象都觉得好美啊!”
腹部被贯穿,肺里面的空气被全部挤压了出去。想要呼吸,闻到的却是破裂的胃袋中流出的刺鼻气味。
“呜呜呜呜!果然好痛……果然因重击导致胃袋破裂的死亡案例都是很痛苦的,看来不是说谎,这胃酸烧灼内脏的感觉……真是让人无法忍受的痛快……简直……是快要绝顶般的快乐……呜呜呜呜呜呜!!!”
那双深入腹腔的手,尽情地在腹腔里搅动着。身体里的肠子都被那双小小的手无情地撕裂,绞碎了。那双手甚至还细心地将流出的胃液抹开,灌入腹中的每一处。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痛已经再也无法忍受了,那个声音尖叫着哭喊起来。明明连嗓子都已经哭叫到嘶哑,深入腹腔中的手却仍然毫不停歇地动着。
“咿咿咿咿咿咿!!死不了的!死不了啊!这种程度……都这种程度了还死不掉真是太好了!咿啊!咿呀呀呀啊呀!我果然是和你一样聪明的……咿呀,果然只要死不掉,我就可以尽情享受折磨你的快乐了……呜咿……怎么可以只有我被弄坏?怎么可以只有你体会幸福?不允许!我绝对不能容忍!……呜……就算你不知道,我也要让你痛苦……呜呀……你要给我好好活下去……最好能和你未来的丈夫生一个小怪物,一家人一起感受痛苦……咿嘻嘻嘻!天哪……只是想象都让人兴奋得战栗不已啊……”
因为过于疼痛,已经开始意识不清起来。灵魂就好像剥离了身体飘散到空气里,视线变得好似旁观者一般。
目光所及之处,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除了,
一位躺在被染得鲜红的地板上抽搐着的女孩。
我想,那正是我自己。

本章相关:
初原之形体
纯粹的概率诞生的人物的学术名称。
在所有以“人”的方式出生的生命中会出现的一种现象。生命系魔法师的研究表明,“人”的诞生过程会经历一种分化关系,这是形成人体的一种自然关系。然而,魔法研究却发现这其中的最后一步中有一个细节作用不明,而且这一步根本无法干涉。这在过去一直是作为一个不解的谜团存在,直到有一次魔法师总公会与精灵族的联合研究证实,这个世界上存在极为少数的没有经历最后一步分化而诞生的人。对这一事实的进一步研究,最终导致整个研究计划被封存。因为研究发现,以初原之形体诞生的人只要不在过程中死亡,就能够被做出任何一种后天干涉的改动。由于联想到的发展可能性太过可怕,因此这一研究在当时终止了。
初原之形体全部都是女性,因为“人”的性别是一种“模板式”的变动方式。也就是说,在生命诞生时先具有一个标准模板,然后再在这模板上增加东西。而“人”这种生命,是以女性作为模板的。也就是说,男性是在分化的最后一步出现的特征。在最后一步之前,所有“人”其实都是女性。初原之形体因为没有经过分化的最后一步,所以初原之形体都是女性。
初原之形体并不比其它人优秀或者劣等,她们仅仅只是更容易做人为改动而已。
这里所说的“人”,包含人类、精灵、矮人、侏儒。但不包括兽人,然而兽人又确实与初原之形体有关。
故事中确认的初原之形体包括卢克丝,阿尔弗雷德的前女友,蕾伽尔和希尔梅莉亚(严格来说是塞尔维莉亚)。另有两名疑似,阿丽丝和赛蕾妮。
真白的回帖:
卢克丝应该就只是让芙萝拉第一次认识初原之形体的概念,没什么关系人都已经死了。塞尔维利亚其实再明白不过,《螺旋盘绕》的芙萝拉台词部分:“塞尔维利亚?DID?”——DID,即“解离型同一性障碍”。这个词从有这个世界的知识的芙萝拉口中说出来,应该都知道是什么?
希尔梅莉亚被动过了,而且被动得非常多。她是公主被保护得很好,加上哥哥姐姐都不是省油的灯,没什么人有敢动她——除了她自己以外。动她的人不是别人,是塞尔维利亚。所以说希尔梅莉亚是“脑内的怪物公主”,一个集柔软、聪颖、天然、纯洁、治愈、精分、病娇、兄控、腹黑、抖M于一身的萌要素集合体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