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笼中的精灵(《不羁王子》片段,药剂黑历史相关)   2016-12-14 16:31

 二维码 250

睁开眼睛的时候,芙萝拉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华丽而宽大的床上。她不记得自己曾经睡下过,也很明白这绝对不是自己曾经睡过的床铺。这张床铺着柔软的羽绒,温暖而又舒适,甚至让人有种不想要起来的欲望。可在她超过百年的人生中,甚至从未有一次躺在这样床上。
悄悄转动脖子,将视线转向这间房间,她更加确定了这绝对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地方。
这是一间相当豪华的房间,可当芙萝拉的视线落在窗户上时,她的眉毛不由地轻轻蹙起。
在有着厚重的木质窗框的窗户上,却安装着钢铁的栏杆。这些铁栏杆穿透木质的窗框,牢牢地插入墙壁之中。
也就是说,这房间其实是一间牢房。无论它是如何的舒适而豪华,到了让人不敢想象的程度,可从被铁栏杆分割而从窗户中穿透进来的光线都明确地说明了它的真实用途。想明白了这一点的芙萝拉也在同时,唤醒了在自己醒来之前最后的一段记忆。
在黑夜中,悄无声息地绕道自己的身后将自己打晕的纤弱的身影,看似是一个小个子女性。诡异的是,以她作为精灵的敏锐感官,居然直到被打晕前的那一瞬间才发现那个身影。
她动了动四肢,想要从床上支起身体。四肢都是自由的,没有被束缚的迹象。只是当她将右手支撑在床上时,手肘忽然失去了力气般软了下来。她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无法解释的异状。
身为精灵的身体本来是轻盈而敏捷的,此时却好像被灌入了某种沉重的东西。
芙萝拉相当艰难地再一次尝试支撑起身体,这一次勉强成功了。然后她费力地坐起身,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她本来穿着便于行动的贯头衣,此时却换成了一身华丽却显得累赘的粉白色礼服。这件礼服将她的上半身裹住,衬托出她柔美的身体曲线,到了腰部以下却如花瓣般散开变成繁缛的长裙,几乎要触及地面。一条碧蓝的缎带从她的纤腰绕过,在她的身后系起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衣袖则是紧紧包裹的式样,却在肘部以下展开,手上还被戴上了一双丝滑的白色长手套。尤其让她感到不自然的,是那条长裙下轻软的衬裙摩擦着身体时的感觉。
努力地挣扎着下床站起身,感到有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挂在脖子上。她伸手摸去,立刻皱起了眉头。
脖子上被带上了布满玄妙纹路的金色项圈,被一个小小的锁扣住。虽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但想来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
而且,芙萝拉虽然体型娇小,看起来柔弱,可那只是精灵族的身体带来的表面特征。她的身体经过相当程度的锻炼,有自信拉开大多数男人都无法拉动的长弓。可现在,就只是站起身而已,不知为何四肢开始发软,无法提起力气。
她环顾四周,想要寻找身上原本佩带着的剑与长弓,还有炼金工具。可理所当然地,这些她曾经的仰仗全部都不在她身边。视线所及之处,就只有床头摆放着她的匕首。
就算是对前因后果并不了解,芙萝拉也能够根据这些摆在眼前的情报判断出自己恐怕是落入了某种极为糟糕的境地。
抬头望去,天花板上居然画着一副巨大的白衣女性的画像。这么说也许很奇怪,但也许是画家高明的技法的原因,看上去这位女性就像是安静地注视着所有看向画像的人一般。
“意外吗?这可是著名的《琥珀王后》的真迹。画中的人便是克拉丽丝王后陛下,这个国家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平民出身的王后。据说她拥有一双能够看穿真相的眼睛,因此她的画像才会被挂在那里。”
身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芙萝拉立刻拿起床头的匕首,直指着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
明明就只是那么简单的两个动作,芙萝拉居然感到自己的双手开始脱力。这让她耸然一惊,因为就算是最柔弱的女子,也不至于柔弱到这样的程度。
“一个建议,不要做这种无谓的事。”那个女子轻轻耸了耸肩,表情有些不冷不热。“以你现在的状况,任何抵抗都是无用的。更何况是这么一把小小的匕首,又能怎么样?”
“……这是哪里?”
就算知道女子说的是事实,芙萝拉也仅仅只是皱了皱眉。她可没有被这种理由一说就放弃反抗的打算。
“作为礼貌,你就不打算先问我是谁吗?”女子挑衅似反问。
芙萝拉见过这个女子。还记得在拉托村时,这个女子就是陪同奥比利安前来的骑士之一。虽然在她的记忆中,这位女骑士好像当时什么都没做。依稀记得奥比利安虽然是队长,但很多时候都会专门跑去询问这个女子,似乎地位很高的样子。不过如今,她却是一副侍女的打扮。
“失礼了,那么请问您是谁?”
作为礼貌,芙萝拉用上了很像敬语一般的措辞。
“这还差不多。我们之前的见面中,我没有介绍过自己吧?”女子点了点头。“我是黛珀丽雅•范•阿尔缇希米亚。这个名字本身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拉托村在行政上是赫姆苏尔(注1)管辖,是阿尔缇希米亚边境伯的领地。从我的全名你就应该知道了吧?阿尔缇希米亚边境伯正是我的父亲。”
说实话,芙萝拉小小地吃了一惊。她可没有想到,当初看起来只是作为奥比利安向导的这位女骑士居然是一位伯爵的女儿……不,仔细想来边境伯爵可是侯爵这一级的贵族,也就是说自己眼前的居然是一位侯爵千金。而且,这位小姐的父亲居然还是自己的领主。
这话中隐约含有的威胁意味,就算是芙萝拉也听得出来。作为拉托村的一员,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芙萝拉放下了匕首,但她并未放下警惕心,依然将匕首紧紧地攥在手中。
这时,黛珀丽雅的视线也落在了芙萝拉紧紧攒着的匕首上。
“你好像很重视这玩具?明明你应该很清楚它对我不可能造成任何威胁才对。”
“与那无关。”芙萝拉将匕首藏到身后,“这只是我的养母交给我的,对我来说有些不同的意义。”
“哦!”黛珀丽雅夸张地叹了口气,“本来我觉得区区一把匕首而已,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来,把它交给我。”
她上前一步,只是轻轻抬手就扭住了芙萝拉的手腕,一个上提的动作就让芙萝拉手臂脱力。匕首直直地落下,被黛珀丽雅轻而易举地接住抢走了。
这甚至都不是用以夺刀的技巧,就只是生生地将匕首从芙萝拉手中抢走而已。明明整个过程她都看得很清楚,可却偏偏四肢提不起一点力气,根本无力反抗。
“还给我。”
她试图夺回匕首,可动作却软绵绵地。黛珀丽雅仅仅只是稍稍用力就将芙萝拉的手臂扭了回去,然后她伸脚一勾,轻而易举地就让芙萝拉失去平衡。再顺势松手一推,精灵那娇小的身体就在半空中转了个圈,直直地摔回了床上。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瞪着我。”不知为何,黛珀丽雅似乎有些愉快,“因为你是精灵的缘故,本来我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不过,既然这是你的养母交给你的,我就必须考虑一下你是否更多会受你的哪位养母的影响。就我所知,这个世界上有这种习俗的,应该就只有雅尔卡纳才对。依据雅尔卡纳的习俗,这匕首的两种用法无论是哪一种都不太美妙。所以为了杜绝这种可能性,我就和你的武器一样先代你保管了。”
芙萝拉没有完全理解这段话中的意义。刚才那一下让她头晕目眩,同时越发感到自己的身上一定是出现了不可理解的异常。她的体力和力气都还在,反应速度也没有任何下降,就只是无论如何都传递不到四肢。
“那么现在我来回答你之前的问题吧。”黛珀丽雅咯咯笑着说道。“其实你进入恰巴兰的第一眼,就应该看见过这里,因为这里就是在王城内。至于你现在身处的地方,你其实应该感到荣幸。在你之前,这间‘包厢’接待过15位王族成员,包括8位王子与6位公主,甚至包括1位国王。除此之外,还破例接待过以及3位宰相。怎么样?能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是不是感到荣幸?”
芙萝拉依然显得平静的脸上隐约透出了一丝惊讶,她轻轻偏了偏头,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难以理解黛珀丽雅的话。
“为什么?”
芙萝拉很是顺理成章一般地问到。作为一名阶下囚,她的表现未免有些太过平静而淡漠,以至于黛珀丽雅在失望之余产生了想要看她惊慌失措的表情的念头。
“呵呵,你自然是不会知道原因。”黛珀丽雅甜甜地笑道,“不过,既然是历史上用以接待王族成员的‘包厢’,自然不会接待普通人。我应该先恭喜你,可爱的精灵姑娘,你被这个国家的王子殿下看上了哦。”
芙萝拉花了一段时间才理解黛珀丽雅的话。在那瞬间她居然有种喉咙被堵住了似的感觉。她觉得这一切都未免显得太过可笑。她实在从未想过,在经历了百年的时光之后,自己居然会因为这样的原因而与这个国家的王族牵扯在一起,这未免也太过于荒唐了。
“可我是精灵……”
呆了好一段时间,芙萝拉才愣愣地说出这样一句。
“那一点都不值得大惊小怪。”黛珀丽雅打断了她,“你大概不知道,现在的这支王族在历史上,就有一位精灵族女性的先祖。在甚至就在前一辈,还有一位如今不被承认的成员娶了精灵族的女子。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你们一族的女性本就非常被人类所喜欢。嗯,毕竟你是这样的美人,也许就连王后陛下生前也没有你那么漂亮。所以安心吧,不论从哪方面来看,你未来一定会很受宠爱。不要觉得不高兴哦,据说当年王后陛下也是我们的陛下花了一些手段才占为己有的,所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芙萝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可真没想到黛珀丽雅居然能把这种强抢民女的行为说得那么理所当然。本来就因为受到拉托村村民的影响而对这个国家的王族缺乏好感的她对王族的印象越来越糟糕了。
但有一点也让她感到很奇怪,她分明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位侯爵千金话语中似乎对于这个国家的王族并没有太多的敬意。
“唔,说起来还有一些事要告诉你。”虽然依然没有明确地表现,但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够发现芙萝拉表情细微的变化。显然,她的心境开始出现了动摇。看出了这一点的黛珀丽雅越发高兴了,她甚至真心地产生了一种想要看到这个精灵少女更加错愕的表情的愿望。“我知道你是一名炼金术士,因此你的那套工具我也一并保管了。你脖子上的那个项圈,你应该感觉它的作用了吧?它会干扰魔力的流动,这是为了避免你做出无意义的抵抗行为的防范措施。还有一个应该算是好消息,这个‘包厢’现在不上锁,你可以随意走动。我想只要你不走出王城,应该不会有人来管你。反正你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突然间,芙萝拉抬起头来,美丽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黛珀丽雅。那幽邃的瞳孔甚至令黛珀丽雅不禁微微一滞。
“你对我做了什么?”
事到如今,芙萝拉自然也已经非常清楚,自己身上的异常一定都是眼前的女人搞得鬼。
“我怎么知道?这是瑰拉的工作,我哪知道她是怎么做的?”本能地回答之后,黛珀丽雅忽然惊觉在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竟然感到了一丝畏惧?这实在有些可笑,以精灵现在的状态,自己难道还有任何理由害怕?感到有些不高兴的黛珀丽雅故意让自己的说话方式发生一些变化。“不过,我确实知道你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黛珀丽雅不怀好意地笑着走到床边,挑逗似地伸手捏住精灵那充满玲珑美感的下巴,将她的脸强行抬起。芙萝拉试图拍开她的手,可结果被弹开的却是自己的手臂。
“直白地说,你的剑术水平我曾经亲眼目睹过,能和奥比利安大人比肩的剑术即使在王城中也不多见。就算是我,在不使用法印的前提下,纯以剑术而论大概也比不上奥比利安大人。考虑到你是精灵族,想必是在剑术上至少也花费数十年的时间吧?很了不起哦,不过对于王子殿下而言,这可是太过危险了。所以这里我和瑰拉自作主张了一次,我们把你的手脚毁掉了。”
一边如此说着,黛珀丽雅一边松开捏着精灵下巴的手。芙萝拉低下头,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双手。她的确感觉到,无论如何自己的双手也无法使出力量来。如今的自己就算是拿起匕首都会双手麻木,如果换成剑的话,想必连举起都困难。
“你自己也是医者,应该知道被切断的手臂如果直接在断面上使用治疗魔法,愈合后就无法再接回去了吧?虽然我不知道瑰拉具体是怎么做的,不过好像她对你的手脚做了类似的处置。这下你明白了吗?不要说是使用武器,就算稍微需要一点体力的活,你都已经无法去做到。严格来说,你甚至根本就是一个四肢残疾的的残疾人,就连走路都只能慢慢的挪动脚步。”

“……把我变回去。”
“别那么天真。你可是精灵族,难道会认为已经被砍断的树木还能够再接回去吗?那就是你的现状。我不想说太过分的话,不过你应该有一个心理准备,你从此往后就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了。”黛珀丽雅一边以温柔的语气说着残忍的话语,一边轻轻扬起嘴角。看着眼前的精灵一直不曾改变过表情的俏脸渐渐失去血色,她似乎总算感到心满意足了。“从今往后,你就别再想着那些你曾经拥有的东西了。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本来就没必要做这种无趣的事。只要老老实实当一个漂漂亮亮的弱女子就好。说真的,我个人觉得你很有希望成为王子妃。运气好的话,将来甚至能够成为王后。如果你足够聪明,说不定还能成为执政王后,到时候无论是想要报仇还是什么的可都是都轻而易举的事。反正对你们精灵族来说,等个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你现在想必很恨我,不过说不定到时候我们还会成为盟友。别惊讶,我可是边境领主的女儿,边境领主与中央王权的关系一向都很微妙的。啊,不过精灵族的你大概不懂这些?没关系,你以后在宫廷里的时间很多,可以慢慢学习。相信我,这绝不会比魔法与剑术简单。”
黛珀丽雅笑盈盈地说着大逆不道的话,听起来让人感到一阵阵地毛骨悚然。芙萝拉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表情,内心却十分错愕。在她看来,黛珀丽雅的行为与言语无疑自相矛盾,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黛珀丽雅为何要对自己说这些话。但至少有一点,她能够毫无疑问地确定。
“我没有兴趣成为任何人的棋子。”
芙萝拉没有丝毫犹豫地摇了摇头。
“你以为你个人的意愿很重要?真是单纯。”黛珀丽雅讥笑着她,“难道说,你觉得自己有作为棋子的资格?想得太多了。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干脆单纯地当一个玩物好了,我们也没兴趣理会你。别忘记,你充其量也只是我们的王子殿下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当然,说不定这个国家的王族本来就是一群追求一时欢愉的混账,也许玩够了就会把你抛弃,要是到了那个时候你就先祈祷自己不要被玩到怀孕吧。反正这种混账事情他们在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做过……”
“到此为止,黛珀丽雅。”
突然而至的中年人的声响毫不留情地响起,相当干脆地打断了黛珀丽雅的言语。
芙萝拉皱着眉头向一旁望去,看到的是一位管家打扮,年龄又相当微妙的中年绅士。
居然又是一个她未能觉察到的人。
“唷哦,为什么你这个外人要多嘴?”
黛珀丽雅轻扬眉毛,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中年绅士以标准的佣人礼向芙萝拉行了一个礼,然后举起右手,轻轻摇了摇手中的铃。
“叮铃叮铃”地铃声如同细细的波涛。随着铃声,隐约可见某种阻隔顺着房间向外推。那是高等级的术士才能够掌握的,将事物无差别隔断的术式。
即使是一直一副讥笑表情的黛珀丽雅,此时也微微变了脸色。
“不要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当中来,阿尔缇希米亚小姐。这里也算是在王城内。在王城里,我的职位要比你高三级。换句话说,在这里,你是我的手下。”
中年绅士用让人觉得平和的语气缓慢地说。
“是是是,基尔吉斯总管阁下,您教训得对。反正在这里我就只是个小小的侍女嘛,摆什么大小姐的架子啊。”
“并无此意。不过阿尔缇希米亚小姐,就算是染了头发,也不要忘记了它们原本的颜色。”
中年绅士最后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就此中断了话题。
黛珀丽雅大概是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话要说了,她无谓地耸了耸肩膀,带着一种心满意足的恼人表情轻轻转了个身。就只是这样的一个动作,起着牢门作用的厚重铁门便有知觉似地向两侧打开。不知为何,她甚至还向芙萝拉挑了挑眉,然后才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失礼了。”
中年绅士以无懈可击的规范礼仪向芙萝拉行了个礼,紧随其后退了下去。
他们离开房间之后,芙萝拉一下子瘫倒在地。就仅仅只是那么短的时间,就仅仅只是毫无意义地反抗了如此微不足道的程度,她的身体就已经无法支持下去了。
黛珀丽雅其实有一点严重的误判,芙萝拉并非真正概念上的炼金术士。她自身无法使用任何魔法,甚至无法像寻常的炼金术士那样将魔力注入特殊的物体。因此颇为讽刺的一个结果是,用以干扰她的魔力的束缚项圈其实纯属多此一举。但这小小的错误根本无法改变芙萝拉此时的困境。就算她的炼金术并非通过主动注入魔力改变物质平衡趋势的方式完成,也依然必须使用专用的炼金术工具。在工具被全部收走的现在,她甚至连一瓶最简单的药剂也无法调配。
在长达百年的时间里,她早已意识到炼金工具的珍贵。炼金术士在魔法师中属于特殊人才,因为他们的成品是唯一能够让不懂得魔法的人使用的魔法产物。正是因为这一点,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炼金工具都是各个国家以及三大魔法圣地专门制造、严格管制的器材,每一件甚至都有相应的标号以记录它究竟属于哪一位炼金术士。因此,就算是正统魔法师,也无法在自身不是炼金术士的情况下获得哪怕一个炼金术专用的烧瓶。
不能再使用魔法,她唯一能够仰仗的就只有自己的剑。但如今,这最后的仰仗也已经完全化为乌有了。
什么都不存在了,除了美丽的容貌以及纤弱的身体,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手脚并用地勉强控制着身体,用近乎于爬的动作回到床上。芙萝拉仰天平躺着,努力想要将快要失去实感手脚纳回自己的掌握。
“……这如果是当年的惩罚,可也真是太过分了……”
将双手盖在额头上,芙萝拉意义不明地呓语着。
她对于自己的结局从未有过乐观的奢望,甚至就连在梦中也不曾见过自己能够获得幸福。但就算如此,她也绝对没有兴趣接受沦为男人的玩物的下场。
明明承诺过要爱上这个世界的,如果最后却迎来这样的结局,那也真是太可笑了。
现在,自己该怎么办?这如今已经成为了她必须面对的问题。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的是,在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她的脑海中闪过了奥比利安的身影。
从黛珀丽雅的话中流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奥比利安的地位似乎很高。虽然从刚来到恰巴兰时听到的消息看来,在拉托村时经历那一事件的人似乎都因为自己的药剂而在接受调查。可她就是有种非常奇怪的直觉,觉得奥比利安一定能够在这次事件中独善其身。也许,他真的有能力改变自己如今所处的绝境也未可知。
她和奥比利安的初遇一点都不美好,甚至相当恶劣。她很确定自己应该从来就不曾过喜欢奥比利安,但刚才那瞬间,她愕然发现自己好像有那么一点希望奥比利安能够赶来救自己的念头。
她不禁发出微微的叹息,就连这样的声音也是那么的动听。







注1:Himsûl,即精灵语“寒冷的风”,故有时也被直接意译为寒风城,因地处北方冬季寒冷气流的必经之路上而得名。在萨特罗斯北方,有两个地被称为赫姆苏尔。其一是拉托村所在的赫姆苏尔郡,另一个就是赫姆苏尔郡的首府赫姆苏尔城。萨特罗斯与精灵族颇有渊源,国内有许多带有精灵语含义的城市,赫姆苏尔城便是其中之一。在《精灵之心》之前,赫姆苏尔城并未在故事中并未直接出现,然而这座城市却扼守着萨特罗斯北方的贸易要道。以赫姆苏尔城为起点,西出便是矮人族“熔岩殿堂”的所在地,北上则可通过白色峡谷抵达永夜之国雅尔卡纳。由于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因而在近百年的时间中不断改建,如今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坚城。
如今的萨特罗斯的这支王族在历史上曾经经营过赫姆苏尔城。


应Uroboros的要求,发一下以前说好的,但没写的故事的人物设定。
说起来其设定的内容和这章是有点关系的。


海文·希塞·雅凡·泽贝里安:
居住在赫姆苏尔城的美少年,他的家族与王族有血缘关系。但当时泽贝里安家族处境其实相当尴尬,虽然也是贵族,但却在作为赫姆苏尔实权领主的科瓦莱特家族的麾下。
中间名“希赛”是古精灵语的“Hisië”,意为“雾”。他是家中长子,故而中间名是古精灵语。
海文即是后来那位终结萨特罗斯内乱并登上王位的泽贝里安家的先祖。

罗贝尔·冯·科瓦莱特:
赫姆苏尔边境伯布努诺的独生子,海文、阿尔缇希米亚的同窗以及儿时玩伴,现在也是好友关系。

阿尔缇希米亚·范·布伦奎特:
克朗泊郡守布伦奎特伯爵的千金,罗贝尔的未婚妻。是一位聪慧温柔,端庄秀丽的美人。与海文、罗贝尔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还曾经一起上学,非常要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却对海文非常痛恨,甚至让海文悲伤地觉得“总有种她很想要杀掉我的感觉”。同样的,她也对海文的女友克拉丽丝十分看不顺眼。
阿尔缇希米亚在历史上以萨特罗斯最著名的术士协会“北地黎明”的创始人的身份而闻名。因为一些原因,她的名字后来也作为赫姆苏尔边境伯的姓氏而被使用。

克拉丽丝·克朗泊:
海文的女友,活泼开朗而又十分敏锐的平民少女。海文与罗贝尔在一次拜访阿尔缇西米亚的父亲布伦奎特伯爵时,在克朗泊遇见的少女。其父是医生,因此她也有学习医术。因为是平民,所以没有姓氏。由于在外遇到重名会很麻烦,所以名字中加上了“克朗泊”这个地名。也就是说她的名字其实是“克朗泊的克拉丽丝”之意。
曾经十分讨厌贵族,现在也只是稍有好转。不过,她却成为了海文的恋人,现在也居住在赫姆苏尔城。
克拉丽丝即是后来那位以看穿真相而闻名于世的“琥珀王后”,其意为“出身如松脂般平凡,却最终成为宝石”。

布努诺·冯·科瓦莱特:
罗贝尔之父,赫姆苏尔领主。一位性格严谨且保守的大人物。

艾什·克洛维
出现在赫姆苏尔城的迷之少女。既曾鼓动布努诺利用周边领地领主离奇死亡以及北方雅尔卡纳混乱的时机并吞死亡领主的领地,也曾鼓动海文利用自己王族旁支的身份做点什么。被克拉丽丝直接骂为“魔女”。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