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怪物公主的小小恋情(尾声,附设定,药剂黑历史相关)  2016-05-12 23:47

 二维码 334

这章稍有点危险,先喂一下度娘。
PS:怪物公主的恋爱是什么味道的?

尾声
事态的发展显得极为愚蠢。
关于萨特罗斯王国的王族,有一个传闻,说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像是怪物。
这是一个据说随时随刻都有着躺进棺木中去的觉悟的家族。可笑的是,据说他们还将这一点当做是家训,每一个家族成员在成年礼时都必须对着自己的棺木如此宣誓。如果没有这种觉悟,就会被废黜王族的身份。
仅以被世间公认的,十多年前就以年仅十三岁的年龄与魔法学院合作剿杀了当年伐利安通缉榜上排名前五的魔法师的第一王子俄里昂而论,就足以看出这种传闻并非毫无道理。
所以选择萨特罗斯王国第二公主希尔梅莉亚·蒂琳德·雅凡·泽贝里安作为下手的目标,是经过了最深思熟虑的考量的结果。
这位王族中最小的公主年龄尚幼,虽然据说已经在宫廷魔法师的指点下学习魔法,但以她的年龄,显然不可能有太深的造诣。
但是,为什么现在的气氛是如此的怪异?
明明刚才还表现得并不在意少年生死的这位年幼的公主,在少年被他刺穿胸口的瞬间表现得极其古怪。那痛苦得好像整张脸都要扭曲起来的表情,就仿佛被刺穿胸口的是她自己一样。
就仅仅只是一瞬间,仅仅只是一眨眼,萦绕的气氛就向着极度的不祥一直线地坠落下去。
如此形容或许古怪,然而如果有人此时站在男人同样的位置,一定也会产生同样的错觉。
微风扬起,王族标志般的淡金色长发在夜色中舞动着,美丽非凡的同时又像是传说中女妖的歌声,在吸引人的同时也将人拖入地狱。
每一个杀手都拥有极其敏锐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们活命的根本,是他们觉察危险的本能。现在,男人就感觉到了。
有什么极其危险的东西,好像已经破壳而出——如此这般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男人知道,现在一刻都不能耽误了。
以眼睛无法捕捉的速度,男人一步就冲到这位年幼的公主身前,伸手抓住那只极为纤细的手腕。
他相当谨慎。虽然这位公主年龄尚小,但作为魔法师的危险性并不能完全排除。因此一出手,就直接在最近的距离下手。
被抓住手腕的小小公主,自然而然地反握住了男人的手臂。
然后轻而易举地,将其握碎了。
目光被迫强制转向被握成奇怪形状的右手,在感到疼痛之前,男人的瞳孔中染上了无比的惊愕。
少女的嘴角以极为优美的弧度向上扬起,泪珠仍然挂在那张俏丽的脸上。月光之下,嫣然俏丽的微笑化为刺入芒针刺入背脊,莹然滑落的泪珠有如剧毒渗入骨髓。
在感受到极度恶意的那一刻,“白银公主”灵魂的另一面第一次呈现在外人的眼前。
那本是萨特罗斯王族竭力保守的秘密,然而现在这全部都无关紧要。
因为在这另一位“白银公主”的眼中,眼前的男人就只是一个死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需要对死人保守的秘密。
松开握着男人手臂的手,另一位“白银公主”厌烦似地小声吐气,用脚尖轻轻踢了踢地面,任由男人向后跃开。
——然后轻轻跳起在小巷的左右墙壁上飞快地跳跃,只是三次左右折向,便直接来到了向后跃开的男人的头顶。
穿着华丽的丝质长裙的小小女孩居然能做出这样的动作,简直是令人不敢相信到了极点。但这位白银公主的动作是如此的自然,以至于反而让人感觉不到异常。
只要向上看去,哪怕仅仅只是一瞬间,也能感受到幼小却有着惊人美丽的公主殿下那浸润在粘稠杀意之下,对于恐惧与死亡居高临下的爱怜。
背对着银色的月光,白银公主展露着令人怜爱的笑容。那是非常温柔的,仿佛能让每一个看到人都被吸引,甚至产生死亡都能够超越的错觉的,幸福的笑容。
怪物!
男人终于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传闻中,对于萨特罗斯王族的评价。
切身认识到少女的力量,毫不犹豫地发动了“法印”。突然弥漫开来的迷雾团中,男人的身影消失了。
轻盈地落地后,白银公主在迷雾团中沉默着。
然后很简单地就转身走开了。
并未为一击未中而感到困惑,这一点倒是可以想象。可这个反应是怎么回事?事到如今,迷雾中男人绝不会再认为这位小小的公主殿下是能够随意下手的对象。
这个国家的王族每一个都是怪物,哪怕最年幼的小女孩也是如此。
他保持着极度的安静隐藏在迷雾中。由他的法印而形成的迷雾唯独不会遮挡他本人的眼睛,他看见那位公主走到被他杀死的少年那里,俯下身体拥抱着那具早已失去了生命的尸体。
这与先前截然矛盾的作为,让这位公主的行动越发地充满了谜团。
为什么会如此毫无防备?为什么好像不曾感觉到威胁?就像是之前感受到粘稠如胶质般的杀意全都是虚假的一样。
男人犹豫着,思索下一步行动。
是继续执行任务,还是干脆放弃任务?
原本这根本不该成为选择,可现在却确实地摆在男人眼前。
在他做出选择之前,迷雾散去了。
“!”
发生了绝对不可能的事。
以法印技能激活的迷雾,怎么可能就这么毫无理由地突然散去?
视线之中,大气整个歪斜了。
男人惊愕地转过身去,看见了让他全身的血液都为之冻结的东西。
一个微小的点,却以数倍,数十倍,数百倍,数千倍,数万倍,数亿倍的方式吞噬着弥漫的雾。
这个小小的点,如无底深渊上开启的孔般,以极致到无法相信的方式吞噬着一切。
简单得令人瞠目,甚至是让人感到滑稽,一个“孔”将整个“面”上的东西如一块布料般吸进去。
这无疑是一种魔法,也无疑是来自于那位小小的公主。但除了这一点外,全部都不可理解。
哪怕知道萨特罗斯王国最小的公主是一位学习了魔法的魔法师,也不可能想到整个世界上居然会存在这种闻所未闻的魔法。
嘶嘶。
本能让男人向前奔跑,企图尽可能地远离那个“孔”。可以他的脚程,连奔三步都只是在地上滑行。
这无疑之证明了一件事,这个“孔”的吸力大大超过了他的脚力。
奔跑很快变成了爬行,爬行又很快变成了挣扎。但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逃离“孔”的吸引力。黑暗径直笼罩所有的幻想,将所有的魔性归于无抵抗的屈服。
不存万物,包容万物,如极致的暴食吞噬一切。名副其实,那是对于黑暗的最高诠释。
“——————!!!!!!!”
连绝叫声都不被允许传出来,男人徒劳地张大着嘴巴。肉体从脚开始被“孔”卷入,一点一点地被绞碎、吞噬着。
不知道他叫喊了什么,可在最后的那一瞬间,白银的公主确实仿佛听到了什么一般抬起了头,向着他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
然后,露出了只能用妖艳来形容的微笑。
“请去死吧。”
看着这可怕的死法,有如天真的孩子将蝴蝶撕碎一般,说出了判决词。
下一瞬间,男人的头颅连同意识一起完全被“孔”吞噬了。


眼前已然看不到任何曾经存在的东西,只有风从巷道中吹过,带起萧索的声响。
“笨蛋……”
年幼的少女双手捧起死去的少年的脸颊,如最亲密的情人般轻轻咒骂着。
真的是,无可救药笨蛋啊。
为什么要和这样的女人扯上关联?如果不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不能理解恶意是什么的人,根本就什么都感觉不到。
这个女人,明明根本就什么都感觉不到。
如果她理解什么是恶意,就不会在这样的时刻出于自己的任性来到王城外。
如果她理解什么是恶意,就不会将不相干的人卷进一场显而易见的阴谋里。
如果她理解什么是恶意,就不会放任危险的发生而不做出任何阻止的行为。
如果她理解什么是恶意,就不会在他人面临危险的时候表现出那种无动于衷的可怕反应。
明明以她的力量,这一切都是轻而易举的。
明明她只要表现出哪怕一点关心,被抓作人质的少年就不会死。
可她却偏偏因为什么都感觉不到,所以什么都没有做。
只会单方面地将恶意扔给自己,丝毫都不愿去理解。直到感受的恶意超过界限才躲进意识的最深处,将现实中的恶意全部都扔给自己去处理。
为什么,你偏偏要喜欢上这样的女人?
少女俯下身去,就像是要将少年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拥抱着他。如花瓣似的嘴唇印在了少年的脖颈上。
小小的牙齿咬开血管,还残留这余温的鲜血充盈着。
“嘶嘶”地吸吮着,身体中融入了他的成分。
来,成为我的血,化为我的肉,这样我们就不可能再分离了。
——你,将永远与我同在。
寂静无人的夜色中,银月的光辉下,少女亲吻着少年,晶莹的泪珠不断滴落在那渐渐失去温度的稚嫩脖颈上。
有如哀叹的悲鸣一般。
有如婚姻的誓言一般。
竟是如此的超然,如此的美丽。
=========================================================================

注:
萨特罗斯王国现在的这支王族与精灵族颇有渊源,因此王族的名字中保留有比较明显的精灵族风格。这个短篇的主角,第二公主希尔梅莉亚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
希尔梅莉亚的名字构成为“希尔梅莉亚•蒂琳德•雅凡•泽贝里安”,其中“希尔梅莉亚”是来自于“白银”的词根,昵称“希尔薇”也是同样的来源。她被称为“白银公主”的原因也是这个。这部分是人类名字非常常见的取名方式,真正体现萨特罗斯王族特征的,是她的两个中间名。
她的第一中间名“蒂琳德”(Tinlindë),并不是人类的语言,而是精灵语“闪烁”和“歌”的组合词,直译便是“微光的歌”。据说这个组合词也是夜莺这种鸟类唱出的歌声的艺术化称谓。这个中间名是她在宫廷魔法师的指点下学会第一个魔法的时候,她的父亲,萨特罗斯的国王陛下为她取的。因为她当时虽然年幼,歌喉却已经颇有些名气。其实这一点更多体现的是国王对她的宠爱,因为一般来说,王族的中间名都是在展现出学有所成的一面时才会由长辈赠予。希尔梅莉亚获得第一中间名的时间太早,也太年幼,算是一种比较明显的偏心。
她的第二中间名“雅凡”(Yavë),则最能够体现王族与精灵族的渊源。这个中间名与姓氏一样代代相传,甚至可说是比姓氏更能表明现在这支王族的身份。这个中间名是古精灵语“果实”的意思,相传是当年那位精灵族的女性为自己的孩子取的。为了铭记家族历史上的这位女性,这个中间名一直被现在这支王族保留了下来,并出现在每一个王族成员的名字中。
有意思的是,第三王子奥比利安是唯一没有留意到家族名字中蕴含着什么渊源的王族成员,他在这方面有些粗枝大叶。因此才会有逼问身为精灵的芙萝拉的全名,以至于法政署官员都惊呆了这种荒唐事。
这里顺便提一下萨特罗斯王族的其他三位成员的名字。
第一王子:
俄里昂·卡诺·雅凡·泽贝里安。
其中的“卡诺”是古精灵语“Kano”,意思是“下达命令者”。这个单词的衍伸含义有一个是“将军”,“将领”。但很显然用在俄里昂身上时,就只是最简单的前者的意思。因为他的身份要远远超出一般的将军和将将领的概念。
这个第一中间名是俄里昂成年礼时,以王国储君的身份获得的,表达的是一种对他的期望。他也是这一辈王族中唯一以古精灵语单词作为中间名的,这是身为长子的象征。
第三王子:
奥比利安·梅尔亚纳·雅凡·泽贝里安。
他的第一中间名“梅尔亚纳”是精灵语组合词“Melyanna”,意思是“宝贵的礼物”。这个中间名其实是俄里昂起的。由于奥比利安在王兄面前总是有些缺乏自信,这个中间名其实是对他的鼓励和认可。
第一公主:
奥菲莉亚·缇赫兰德·雅凡·泽贝里安。
奥菲莉亚的第一中间名缇赫兰德自然同样来自于精灵语组合词“Tinheledh”,意思是“微光的明镜”。在希尔梅莉亚的例子中我们知道“tin”是“闪烁”的意思,那么“heledh”很明显是“明镜”的意思。和男性有些不同,王族中女性的第一中间名经常会使用“tin”,也就是“闪烁”作为开头,这算是一个小小的习惯。奥菲莉亚获得第一中间名的时间相当晚,是在《幽明边界》故事中立下大功之后。名字的由来自然是她的“镜像”法印,同样她的“镜子公主”的称号也有一些是来自于这个中间名。

可以看到这几位王族成员的取名习惯中,接近于精灵族的部分占了大多数。而希尔梅莉亚获得第一中间名的经过比她的哥哥姐姐都要容易,也可见家人对她的宠爱。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雅凡”这个单词也出现在白精灵塔丽洛丝的亲名“雅凡尔德”中,是她母亲的名字前缀。由来相同,同样是古精灵语“果实”。塔丽洛丝和奥比利安后来关系相对缓和,和两人名字中共同的这部分古精灵语有一些关系。

留言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