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怪物公主的小小恋情(上,药剂黑历史相关) 2016-05-08 20:56

 二维码 322

效仿Uroboros的《怪物公主的甜蜜梦境》。严格来说不是写故事,而是捏合剧情,所以保证有很多既视感。
这是上半章。

那是在一年前的春天,发生的一个小小故事。
以萨特罗斯王国繁华的首都恰巴兰的南街为背景,少年和少女见面了。
从此,少年的人生突兀地掉转了方向。
艾德·伊拉塔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小小商家。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遭遇莫大不幸的经历。所以他的人生,几乎在出生时就已经被注定了。
那是在他13岁时的某天,遭遇的一次邂逅。
和大部分这个年龄的孩子有一点不同,艾德的父亲经营着来自北方的陶瓷生意,虽然规模很小,家境却颇为不错。因此他是少有的能够在私塾学习的孩子。
不过说实话,也不是学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已经大致确定会继承家业的他学习的,大部分与历史和文化相关的课程。毕竟,陶瓷类器皿的式样与历史和文化直接相关。
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在某天学习归来的傍晚,被几个同龄的孩子堵住了。在艾德开口前,那几个孩子们就以凶恶的目光瞪视着打了过来。
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
一开始艾德被充满气势的幼小拳头打得晕头转向,但后来就渐渐地觉察到了。这群年幼的暴徒口中,所谓的“可恶的有钱人”这样的理由根本就只是借口。他们只是纯粹的,为了以人多欺负人少这一事实感到高兴而已。
和道理什么的,完全无关。只要没有反抗,他们就会感到自己是正确的。只是生于非常纯粹的暴力。
醒过来的时候,夜色已经降临了。
在默默地忍受着拳打脚踢的时候,艾德不知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现在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那些小小的暴徒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可以说是松了一口气的情况,他却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自己还活着吗?这个莫名其妙的疑惑,只是因为眼前的光景。
即使在昏暗的夜色中,也明亮地闪烁着的淡淡金色的长发如丝绸般在眼前摇曳着,银色的眼睛如夜晚的星辰,那是和自己仿佛根本不处在同一个世界上的年幼少女的身姿。
就连宗教绘画中名为“天使”的圣灵也不曾拥有过的美丽身影,有如从天而降般降临在自己眼前。
艾德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思维都中止了。在这冲击般的光景中,他的灵魂都冻结了。
“为什么不反抗呢?”
突然间,那位天使很是疑惑地问。
“啊呃?”
“只会在人多的时候表现出凶暴一面的家伙都是不折不扣的胆小鬼哦。除了欺负不会反抗的人,他们是不会有任何冒险的勇气的。真正需要冒风险的时候,他们永远只会是那种站在别人背后以言语鼓动别人去送死的小人而已。所以哪怕只是摆摆样子,做出鱼死网破的态度,他们大概就会立刻逃跑吧。”
居然说出这样直指他人罪孽核心的话!和柔美的外表不同,这位天使意外地是一为“审判天使”啊。
不,等一下,不是这么回事。
天使什么的,当然不可能是真的。
“才,才不是那样!”
自己也多少觉察到了吧?她说的恐怕是真的。不过,那种没出息的样子被女孩子看见了,这件事本身才是最为凄惨的。都凄惨到让他想要把自己埋起来了。
“那个……如果因为这种事就对那样的人诉诸武力的话,那不就变得和他们一样了吗?”
少女的眼睛静静地睁大了。艾德发现自己的话引起了她的注意,赶紧在脑海中补全着想要说的话。
“那个、书上不都是这么说的吗?男人不该为自身而愤怒,而应该为了他人而愤怒;武力只应该动用在必要的时候,以自己的私欲而行使武力的,都是纯粹的胆小鬼——诸如这样的。”
一开始,仅仅只是为了在少女面前掩饰自己的软弱。然而他每说一句,少女美丽脸上的惊讶神情便加重一分。渐渐地,艾德发现自己开始分不清自己的话究竟只是掩饰软弱的借口,还是出自于自己的真心。也许这两者本就没什么区分,因为在少女的面前,他不知不觉地确定了自己的决心。
想要让她看到那样的自己,这样的决心。
“不像是在说谎呢。稍微地,有些意外。不为自己而动用武力,只为和自己的理想,以及守护的‘公主’而行驶守护的武力。这简直就像是童话故事中真正的骑士才会有的想法啊。”
被少女这样说的,艾德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当然,事实上可没有那么高尚。但当被那样的一双眼睛注视着的时候,宁愿所有痛苦都埋在心底,也不愿意忘记那双眼睛。
誓言并不仅仅只是言语,让这样的少女感到期待了,那就是一种真正的誓言。
但是,说出这番话的少女的表情却出现浮现出动摇的神色。
“但现在,这个国家是不需要这样的骑士的。只有在人们不再有值得追求的理想的时候,不再能够守护自己最为重要的人的时候,才会需要骑士。‘骑士’并非是在寻常的年代才出现的,而是在世间‘恶意’支配的年代,才会被人反复提及的存在。”
“什、什么?”
脑子完全跟不上少女的言语,让艾德稍稍有些郁闷。
“是那个啊。比方说,假如‘公主’只是平平安安地生活,没有遭遇任何危险,那么骑士又该在哪里?该做什么呢?归根到底,骑士是一个拯救者,是被人期待的一方。假如没有人需要被拯救,没有人需要将期待寄托在他人身上,骑士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所以我啊,可是一点都不希望‘骑士’的出现哦。”
“是……是这样吗?”
这次是听懂了。不过这意料之外的答案,艾德觉得自己好像被当成了一个傻瓜。
“话虽如此,可对你这位‘骑士’想要守护的‘公主殿下’,我倒是稍稍有那么一点憧憬。”
“哎?”
“你眼中的‘公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用满满的都是好奇的清澈眼神,少女看了过来。
当然,这仅仅只是个比方。艾德只是普普通通的商人的儿子,自然不可能是什么骑士。至于他这样的平凡人遇见公主什么的,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恐怕少女也并不认为艾德能够遇见真正的公主吧?
视线中全是少女明媚动人的俏脸,艾德将这份美丽的印象与少女的问题重合在了一起。
“呃……拥有一颗清澈透明的心灵,和会为他人落泪的眼睛……”
“噗嗤,啊哈哈哈哈哈!”
少女咯咯地笑着,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十分有趣的事一样,一边笑得前仰后合一边用指尖拭去眼角的泪珠。
一颗透明清澈透明的心灵应该是不错,但这与“会为他人落泪的眼睛”可差太多了啊。
被如此直接地嘲笑了,还真是叫单纯少年尴尬和苦闷的反应,因为心悸的缘故还有种贫血和偏头疼发作的错觉。
“虽然这样说很不好意思,不过这个国家可不存在那样的‘公主’哦。”
“……为什么你说得好像见过这个国家的公主一样?”
艾德有些闹别扭地转过脸去。
不知为何,这一次没有回答的少女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站起了身体。
“看起来你是没有大碍了。虽然有一些治疗方法,不过在没有大碍的情况下还是让伤自然痊愈更好一些。这样我也就能够安心了。”
有些转移话题的意思,但其中隐含着的含义,被艾德捕捉到了。
是要道别了吗?
想要说些什么,可到最后却只能呆呆地看着她离开。
然后,故事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结束了——艾德本以为,会是这样的结局。

第二天,本是私塾休息的日子。
闲在家中的艾德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没有任何睡意。
不如说这才是理所当然。本来,这就并非是入睡的时间。只是,越来越接近昨日的时刻,他就越是无法平静下来。
想要放松一下心情,艾德推开窗户。
和昨天有些不同,今天的夜空似乎沾染着某些异常的颜色。昨天的云层今天完全不见踪影,繁星层次分明地点缀在夜空之上。就像是仅仅一天的时间,整个天幕都被更换掉了。
不过在大地之上,恰巴兰的夜晚依然是那么一成不变地和平,并不因任何人的心境而发生改变。
少女的话大概是对的吧。只有在世间被“恶意”支配的年代,才会需要“骑士”的出现。在这个国度,那种童话故事中的“骑士”确实是不要出现才比较好。
心里想着,要不要好好看一下这片和平的大地?
在脑海中搜索着恰巴兰的地图。除了王城以外,还有没有足够高的,能够让人向下俯视的地方呢?
这种念头,似乎是一种浪费。
因为,但回过神来的时候,艾德发现自己就走在昨天的那条道路上。
对他来说,这可不是一条安全的道路。因为,和昨天那群幼小的暴徒遭遇的可能性很高。
那么为什么,自己还走在这条道路上呢?
这真是多此一问。
明明知道,少女在今天依然在这里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可是,哪怕只是再一次在这条毫无特色的道路上回忆昨天的邂逅,感觉也不坏啊……
就算是回想起来都不知道她是在取笑自己,还是在鼓励自己,当闭上眼睛的时候还是会浮现出她纯洁无暇的笑容。
昨天就觉察到了,她就是这样的人,那种“拥有一颗清澈透明的心灵”的人。
虽然没有办法想象后面一半,但如果可能的话,真是一点都不希望看到她落泪啊。
哪怕她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突然视野狭窄了。
南街如繁星般的灯火中,少女安静地欣赏着。
就像是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却只能坐在矮墙上,以好奇的目光追逐着南街的繁华。丝绸的华丽长裙下,小小的脚啪嗒啪嗒地摆动着,表现着她不能尽兴的快乐。
艾德在那瞬间惊得呆住了。
吃惊的不是少女在做什么,而是“她就在这里”这一事实。
从来都不曾以为,会在今天再一次见到她。毕竟怎么想,这种事都显得不太可能。但结果偏偏就是,她在这里。
“嗯?”
少女没有直接回过头来,背对着艾德发出了有些疑惑的声音。
“你还在啊?”
艾德明明有许多话想说,到了说出口的时候都只是变成了这种意义不明的话语。要说没出息的话,也确实太悲惨了一些。
少女慢慢转过身来,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颜。
“其实我啊,最近正在学姐姐离家出走哦。”
悦耳如银铃的声音敲击着鼓膜,让听到的人甚至忘却了言语中的含义。不过就算理解,也是不能当真的吧?
“不好意思,昨天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艾德,艾德·伊拉塔。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少女闭上眼睛,沉默了几秒。
“希尔薇。”
就在艾德为自己是不是太过唐突而感到有点后悔时,少女的声音迟了片刻回答了她。
“就只是希尔薇而已,姓氏的话请让我保密,只要叫我希尔薇就可以了。或者,也可以称呼我为‘白银’,那是别人给我起的外号。”
以这样随意的交谈作为起点,少年与少女第二夜的故事就此展开。

留言提交